360doc--songjunvip的文章_多寶集運 360doc--songjunvip的文章 //092494.sou300.com/rssPerson/59096947.aspx 360doc (//092494.sou300.com) zh-cn 360doc--個人圖書館 小姐姐正傳。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120/00/59096947_946795505.shtml 2020/11/20 0:33:25
小姐姐正傳。小姐姐,你好。對男人來説,小姐姐不常有。小姐姐身上最明顯的特質是,她有理解男人的意願。男人在小姐姐面前,赤誠,放鬆,不必憂慮昨天與未來。在小姐姐面前,男人可以收起淫邪。小姐姐讓男人有了一點佛性了。小姐姐比“姐姐”脆弱一些。小姐姐所給予男人的“被需要”更像是在盤玉。小姐姐給男人建議,啓發,但不會指手畫腳,她比男人自己還要在意男人的自尊心。小姐姐不輕易評判男人。小姐姐並不是每個人的小姐姐。
我何來王冠,還不是你以愛為我加冕。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102/23/59096947_943780474.shtml 2020/11/2 23:15:48
我何來王冠,還不是你以愛為我加冕。當我雙手都在忙的時候。我何來王冠?我愛你的時候。吃烤串的時候我就不吃大蒜了。你是讓少女有少女心的人啊。少女深夜身心加濕器。為你燃燒着少女的青春。
​如何説服丈夫殉情。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57.shtml 2020/10/12 18:20:39
林木森又不明白了,他等待着妻子,還以為妻子睡着了,想給她蓋上毯子,妻子卻突然睜開眼睛,劈頭蓋臉地説了一句,我找到那塊表了。妻子翻了身,沒等林木森回答,就又睡着了。林木森回到家,妻子仍舊在睡覺,今天林木森感覺自己仍舊沒睡足,他躺在妻子身邊,很快就睡着了。妻子走過來,抱住林木森,林木森的身子僵住了,他覺得妻子的身體特別涼,像一塊冰,他幾乎要發顫了,這時候他聞到煤氣味了,煤氣味越來越重,他幾乎不能呼吸。
道長和瑪利亞坐在山頂抽煙。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56.shtml 2020/10/12 18:20:39
想那張道長也不是吃素的,道家原本就有些江湖本事,被擒住命根子之時,心念急轉,嘬起嘴,憑空就吐出一口黃煙來,迷了老李頭的眼睛,老李頭眼前一黑,淚蒙了眼,心叫不妙,要往後猛退,卻已經來不及,張道長桃木劍橫貫而來,擊中了老李頭的腦門,直接開了他的瓢,卻似是三伏天開了一個沙瓤西瓜,血順着老李頭的腦門子就淌下來,在臉上流出印記,就跟那惡鬼的臉譜相似。老李頭和張道長抬着沈福寬出來,兩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人間時差。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54.shtml 2020/10/12 18:20:38
第六天的時候,陳建強跟着父親從地裏回來,陳建強嘴裏嚼着幾根新鮮的麥穗,青汁留在胸前的背心上,看到路上停着一輛三跨子和一輛警車,陳建強的心抽起來。收了工,陳建強和劉春燕吃完了飯,陳建強回到自己的屋,他睡眠不好,夜裏的時間比別人多。陳建強覺得自己懂老鼠,老鼠好像也能聽懂陳建強。劉春燕的呼吸吹到陳建強臉上,帶着火星,陳建強想起自己小時候放野火,只要一點火星子,點着一把草,就能連綿不絕地燒起來。
我們星塵裏見​。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53.shtml 2020/10/12 18:20:38
他拉着母親的手,聽着母親和自己的腳步聲,斜一眼遠處樹影掙扎,各種鬼怪也只能在遠處虛張聲勢,迫於母親的威力不敢靠近。母親好像消失在村子裏了。語氣中有埋怨母親的意思。罈子裏,母親醃的鹹鴨蛋已經成熟,餘偉拿出來一個,沉甸甸的,打開,鴨蛋流油,鹹淡適中,餘偉就着鴨蛋,把剩下的小半瓶酒一點一點喝完,他努力記住鴨蛋的味道,來自母親的配方現在已經失傳,這些鴨蛋每一顆都已經是孤品,記憶就深藏其中,只有他知道。
一個男配角的青春切片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51.shtml 2020/10/12 18:20:37
一個男配角的青春切片。當時許諾已經在我們303宿舍裏陷入了深度睡眠,但祖金梁反覆震顫的電話,還是喚醒了許諾。我們系的女班長因為和身在大連部隊異地戀的男友進行了曠日持久的吵架,吵到要分手,平日裏品學兼優的女班長再也坐不住了,她決定連夜坐船趕往大連,當面和男朋友吵一架,鑑於身在部隊的男友只有一晚上的假期,女班長當即就要出發,但一個人上路又實在有些害怕,關鍵時刻,女班長找到了許諾,許諾抄起包,説,走吧。
你愛的人已匆匆趕往春天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46.shtml 2020/10/12 18:20:36
你愛的人已匆匆趕往春天。一場雨把北京罩在故事裏。給即將發生的故事一點氛圍。人如其名。也善於讓人喝醉。整個故事很長。不把她寫進故事。她不願意只在我故事裏做一個角色。我不羨慕任何一個人。有些人你不容易遇見。
不認命的羅永浩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42.shtml 2020/10/12 18:20:35
作為前英語老師,初代網紅,連續創業者,老羅開過網站,任職過新東方,辦過英語培訓,圍堵過方舟子,砸過西門子,做過手機,做過軟件,做過TNT,替別人吆喝過抗菌材料,在經歷過一系列的失敗之後,老羅一度被列為失信人。現在老羅準備開始買藝了。直播,又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儘管老羅曾經是初代網紅,曾經以老羅語錄風行互聯網,但如今鮮肉和美女並起,羣雄逐鹿,人人都能靠着美顏和濾鏡對着手機説幾句,老羅還是一頭殺進來。
荒野怒濤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40.shtml 2020/10/12 18:20:34
捐款箱湊到老路面前,老路沒抬頭,沈超趕緊掏出二十塊錢要往裏放,老路抬起頭,瞪了沈超一眼,沈超對着混混,尷尬地笑了笑,默默把錢收回去。車廂裏,老路和沈超只有一個鋪位,老路躺着,沈超坐着。老路點頭。老路提燈拿着刀往前湊,沈超一把拉住老路,老路看了他一眼,掄刀砍上去。老路撿起來一把砍刀,跌跌撞撞地逼近賀大軍,賀大軍打槍,打在老路身上,老路臉上看不出來疼,徑直往前走,直到賀大軍打光子彈,槍管無力地冒着煙。
“我只剩下半包等你點亮的星星”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32.shtml 2020/10/12 18:20:32
“我只剩下半包等你點亮的星星”我只剩下半包等你點亮的星星。不肯與人言。和不同的人説無關緊要的話。沒有經歷的人。和你一起點星星。
笑問君從何處來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27.shtml 2020/10/12 18:20:31
林美翠看着寺島雅一吃東西,吃得細緻,每一口都要嚼很久,吃的時候也不停地擦嘴,生怕嘴角沾着東西,跟工人們狼吞虎嚥的吃法完全不同,林美翠看着覺得好玩,寺島雅一看到了林美翠在看自己,嚥下嘴裏的食物,又對她點頭致意,林美翠害羞起來,低下頭。林美翠每次都搖頭,廠長就假託帶林美翠見上海大廠的技術人員取取經,林美翠跟着廠長去了飯店,看到了鄭先進穿着一套嶄新的衣服坐立不安地等在那裏。林美翠説,鄭工是板正的人。
詠少年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25.shtml 2020/10/12 18:20:31
老張走過去,伸手要拉老李,老李舉槍的手猛地垂下來,老張跪下去,看到老李胸胸前,一根鋼管從左到右摜着,血往外冒,像泉眼。老張和老李老婆沉默對坐。老李老婆擰着身子沒説話。老張呆住,老李老婆又拿眼拉他,老張掙脱,往外走,老李老婆攔過去,後背貼在門上,老張往後退,老李老婆往前逼,拱在老張懷裏,老張像被燙到,使了勁,把老李老婆推倒在了牀上。老李墓前,老李老婆和小李給老李燒紙,燒了厚厚一沓,紙灰飛揚。
活下去,等世界變好。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18.shtml 2020/10/12 18:20:30
陳有樹的舍友説,陳有樹晚上回來的晚,回來的時候臉通紅,急匆匆地就上了牀,換衣服,把衣服包起來,塞進了牀底下,問他,他也不説話。張律師遞給陳有樹一根煙,陳有樹不敢接。陳有樹搖搖頭。陳建設在學校裏碰了壁,沒有人相信陳有樹是無辜的,他們覺得陳建設也有罪,生出來個殺人犯,不是罪是什麼?陳建設説,我是陳有樹的父親。陳有樹被綁在解放卡車上,脖子上掛着一個牌子,上面用黑色粗體字寫:強姦殺人犯,陳有樹。
疫情結束後你最想見的人是誰?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07.shtml 2020/10/12 18:20:28
疫情結束後你最想見的人是誰?雖然現在街道上沒有人。但親愛的人。還有人喂。我們要向暗戀的人親口告白。記住那些離去的人。等疫情結束後。
媽媽我們跳舞吧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06.shtml 2020/10/12 18:20:27
祝好腰以下像是安了彈簧,彈起來,撲向紅毛,紅毛不防,被壓在台球桌上,枱球四散,祝好抄起一個球,使勁往紅毛嘴裏砸。走出房間,劉亞莉坐在沙發上縫自己的胸罩,其中一隻鋼圈扎出來了,劉亞莉看到祝好起來了,跟他説,鍋裏熱着稀飯。鐵哥趁機拉着紅毛進來。鐵哥和紅毛盯着祝好和劉亞莉吃飯。劉亞莉對鐵哥,孩子不懂事兒,傷了人是孩子不對,你看要賠多少錢?劉好看着劉亞莉的房門,房門緊閉,問劉亞莉,媽,我們怎麼辦?
男人不過消耗品,所以只能愛自由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01.shtml 2020/10/12 18:20:26
趙大頭懶得跟妻子計較,下班回家之後,他已經無力再和妻子進行長達四十分鐘到兩小時不等的辯論賽。趙大頭知道,大鳥遲早會消失。婚後,妻子為他代言,即便是和人吵架,與人爭執,在飯局上聊起家庭細瑣,教育調皮搗蛋的孩子,妻子的舌頭裏説出來的話,都是趙大頭想説的,也比趙大頭説得好。趙大頭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開口,尤其是在和妻子爭吵的時候,趙大頭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嘴巴就像一隻生蠔,不開口還能活着,開口就會死掉。
「我報警,我父親殺了我丈夫」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300.shtml 2020/10/12 18:20:26
呂三昌把滿紅霞踩在腳底下,滿紅霞鼻子裏都是血,染紅了呂三昌的襪子。滿紅霞突然就看到滿天望欠起身來,他拿起滿紅霞的手,在她手心上用血水寫了個110。吳警官和小王趕到監控拍到滿天望的服務區,兩個人吃着泡麪,小王接了個電話,跟吳警官説,滿天望坐的小巴車是去青島的,就是不知道他中途會不會下車。第三天,滿紅霞昏迷不醒,她媽正給她擦汗,病房的門被撞開,紅霞媽媽抬頭一看,滿天望頭頂上冒着血,手裏拎着個布包。
老父擒兇。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297.shtml 2020/10/12 18:20:25
趙明凡戴上老花鏡,拿起筆,盯着老王,像個小學生。趙不染來扶他,扶不動,就拿小手給趙明凡揉腿,揉了半天,好一點了,趙明凡勉強站起來,趙不染就跑到趙明凡腋下當一根枴杖。天黑的時候,一個警察迎面向趙明凡跑過來,氣喘吁吁,跑到趙明凡面前,也不顧上説話,拉着他,繼續跑。趙明凡往裏走,老王一把拉住他,説,老趙,你先別進去。老王定期陪趙明凡喝酒,喝多了就跟趙明凡説,老趙,我心裏有愧,有愧啊。趙明凡説,你掏槍吧。
一個明星的死亡。” //092494.sou300.com/content/20/1012/18/59096947_940113295.shtml 2020/10/12 18:20:25
一個明星的死亡。”觀眾把明星當成人格完美的代言人,以毫無瑕疵的道德邊界要求明星們對人類友善,對戀情專一,愛護小動物,不吃狗肉,沒事兒別抽煙,不要給女粉絲髮私信,不允許明星們犯錯。觀眾把明星當成一切,但唯獨不把明星當做普通人。近幾年,綜藝節目處處開花,生存挑戰,真人秀,明星要會帶娃,會跳水,會做飯,會野外生存,會鐵人三項,綜藝節目們為了創新和收視率,致力於把明星打造成全能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