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説歷史 / 待分類 / 中國為啥拼了命也要保住跟蘇聯的盟約?抗...

分享

   

【多寶集運】中國為啥拼了命也要保住跟蘇聯的盟約?抗美援朝深層意義原來在這

2020-10-28  蘇文説歷史

關於抗美援朝,你永遠都繞不開蘇聯,繞不開斯大林,繞不開中蘇結盟。

“抗美援朝,保家衞國”,這是一句口號而已,之所以提出這麼個口號,更多的是政治上的宣傳作用。
抗美援朝決策的背後,其實還隱藏着更深層次的考慮,或者説是“企圖”。

蘇聯專家援建中國
蘇聯是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1950年的時候,如果説新中國是一個小嬰兒的話,那麼蘇聯就是二三十歲的成年人。
同屬於一個社會主義陣營,正常思維情況下,新中國應該,也必須依賴蘇聯的幫助和庇佑。
所以,1949年新中國剛成立兩個多月,毛澤東就不遠萬里趕赴莫斯科,一方面給斯大林過生日(70歲),更重要的是跟蘇聯結盟。
用現在的話講,新中國需要抱住蘇聯的大腿。
後來,毛澤東一行人在莫斯科待了足足兩個月,才終於敲定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這時候已經是1950年2月。


僅僅4個月後,朝鮮戰爭就突然爆發。
“脣亡齒寒”,如果北朝鮮守不住,吃虧的不只是中國,蘇聯的遠東戰略也可能告吹,所以中蘇必然都是要出兵援朝的。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都還在我們的預料之內,或者説反正有《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我們心裏還有底。
直到斯大林翻臉,意味着中蘇同盟條約面臨流產風險,我們的考驗才真正開始。
就當時的國際形勢而言,如果我們不出兵,斯大林必然認定我們是第二個鐵托,下一步必然是中蘇結盟失效。
這樣的後果對新中國而言,是幾乎無法接受的。
所以説,在斯大林臨時反悔不出空軍的情況下,我們仍然堅持出兵。
對外宣傳是“抗美援朝,保家衞國”,更深層次的目的,是贏得斯大林的好感和信任,拼命保住剛簽好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
如果説這是一場賭博的話,幸運的是,我們賭贏了。


在這裏,就不得不佩服毛主席的深謀遠慮和勇敢決斷,算準了斯大林的“小心思”,頂住黨內重重壓力,一聲令下堅持出兵。
抗美援朝徹底打消了斯大林對我們的懷疑,為之後蘇聯對我國的全方位援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其實心裏不用太酸,以為那時候中國太憋屈了,啥啥都要靠着蘇聯,什麼都做不了主,事實上這就是現實,“落後就要捱打”。
那時候的中國哪能跟現在比,1950年那時候政權都不穩當,何談獨立自主完成經濟建設,依靠蘇聯是最佳的唯一選擇。
實際情況確實證明了這一點,蘇聯對我們的幫助,從軍事援助到經濟援助,對我們恢復國內經濟建設,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這裏先從朝鮮戰爭期間,蘇聯援建中國空軍開始説起。
其實不止是空軍的飛機,還有陸軍的彈藥武器,海軍的軍艦製造等,蘇聯對我們幫助都很大。
這裏列一個數據。
1951年第一季度,朝鮮戰場上我們所需彈藥是14100噸左右,然而當時中國彈藥的生產能力,只有1500噸左右。
一萬多噸彈藥的缺口誰來補?只能是蘇聯。
毫不誇張地説,如果沒有蘇聯的援助,當時的新中國,是根本無法應對那場現代化戰爭的。
除了軍事援助,我們更關心的是經濟援助,畢竟涉及民生,跟我們關係還近一點。
先説一下新中國建立初期面臨的經濟困境。
1949年蔣介石逃往台灣的時候,把中央儲蓄包括金銀珠寶之類,幾乎都掏空了,經濟秩序混亂,政策朝令夕改,整個民不聊生。
所以,中共建立新政權之後,面臨的頭等難事,除了缺錢,還是缺錢。


據統計,1949年的預算支出是20億銀元,但是當年的財政收入才15億銀元,這中間有5億左右的財政赤字。
之後我們情況剛好一點,朝鮮戰爭爆發了,抗美援朝令國家陷入了更難過的困境。
一方面英美等西方國家趁火打劫,惡意上調對我國出口商品的價格,基本都漲了一倍左右,有的甚至上調了四倍,這是赤裸裸的貿易打壓。
另一方面,我們出口到國外的商品額,直接從1950年的4億美元,下降到了1951年的2.3億美元。
所有這些 就想講一件事,朝鮮戰爭時候的新中國,經濟拮据到你無法想象。
對此,劉少奇同志曾説過一句話總結的很好,這句話是1951年7月5日,他在一次報告中説的:
“中國的經濟還無法做到真正獨立。”
除了依賴蘇聯的援助,我們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


從鋼鐵、煤油、汽油,到電力、化工、機械、軍工等等,蘇聯都給予了很大援助。
1950——1952年,蘇聯向我們出口了94.3萬噸鋼材,大約佔中國鋼材生產的40%,還有150萬噸石油產品,其中包括100萬噸煤油和汽油(同期我們的產量不超過28.7萬噸)。
這些都極大緩解了國內恢復經濟的緊張局勢。
再一個,就是人們常提到的156項引進工程。
朝鮮戰爭期間開展了大約50個,剩下的100個,就是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正式展開的。
這156個援建項目,幾乎涵蓋了經濟建設的所有領域。
中國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可以説幾乎就是照搬蘇聯的,從技術、設備、標準等都是模仿了蘇聯的五年計劃。
這個絲毫沒有誇張的成分,基本就是當時的現實。
對此,劉少奇同志曾在《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約三週年大會上,説:
“從今年起,我國已經進入大規模的計劃建設的時期。為了把我們國家的建設工作做好,我們必須努力向蘇聯學習,必須把虛心學習和運用蘇聯的先進經驗,看作是推進我們國家建設工作的首要條件之一。”
補充: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是從1953年到1957年。

156項目之一哈電集團
所以説,蘇聯的援助確實很關鍵,除了提供設備、方案,還有就是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
根據中國檔案資料的記載,從1950年到1953年,先後到中國參加經濟建設的蘇聯專家,有1093人。
這些蘇聯專家來到中國後,不光是幫助建設企業,也在其他方面發揮了意料之外的作用。
比如,過去都認為中國是貧油國家,不過當時的蘇聯專家根據石油生成的原理,以及中國底層構造與周邊國家對比之後發現,“中國處在油田國家的中間”,中國地底下的石油資源是非常豐富的。
於是,他們傳授了一些先進的油田勘探方法,幫助發現了玉門優質油田和烏蘇油田旺井,使得中國原油產量提升了非常非常多。

156項目之一王石凹煤礦
除此之外,我們也派了大量的留學生到蘇聯學習,當然這期間的學費、生活費之類的,基本都是減免的。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