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説歷史 / 待分類 / 志願軍戰士親眼目睹,美軍飛機公然投擲“...

分享

   

【多寶集運】志願軍戰士親眼目睹,美軍飛機公然投擲“細菌彈”,事實不容質疑

2020-10-24  蘇文説歷史

2020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以來,10個多月時間過去了,防疫形勢絲毫不敢鬆懈,今年過年再想出國旅遊啥的,基本是不太現實了。

美國疫情爆發以來的死亡人數是22萬多,這個數字真的挺恐怖。要知道美軍在伊拉克打了7年仗,死亡人數是4500左右,還不到本次疫情美國死亡人數的2%。
當初誰都沒料到,小小的新冠病毒,竟然殺傷力這麼大。
理論上講,病毒或細菌本身沒有危害,一旦給它們一個合適的宿主或載體,殺傷力才開始以指數級增長。
如果把它用在戰爭中,我們應該都聽過,就是所謂的細菌戰。
抗日戰爭時期,我國浙江、湖南等很多地方,都曾經遭受過日軍發起的細菌戰的折磨。
他們從飛機上投下攜帶不同細菌的動植物,還開設了專門的細菌實驗室,採用活體培植病毒,然後在百姓中散播,鼠疫、霍亂、傷寒症等很多傳染性疾病,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
這些都有大量的文字記載,是實打實的惡劣行徑。
據統計,8年抗戰期間,敵後抗日根據地因此受感染的人數,竟然達到1200萬。
如果考慮到當時的醫療條件,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數不可估量。這次細菌戰給我們留下了非常慘痛的回憶。
藉着抗美援朝70週年的時機,今天想和大家主要説説發生在朝鮮戰場上的細菌戰。
發生在朝鮮戰場上的這次細菌戰,很多人並不太熟知,一個是我方對此宣傳不太多,人員傷亡等不算太嚴重,而且美軍至今也沒承認曾經幹過這種壞事。
大致過程是這樣的。
當時是1952年初,朝鮮戰爭已經進入到了停戰談判階段。
不過雙方談的並不是很順利,很多問題談不攏,而就在這焦灼的時候,朝鮮戰場上我軍陣地發生了一件十分詭異的事情。
1952年1月27日夜間,美軍多架飛機來到我志願軍第42軍陣地,低空盤旋了很長時間後,竟然徑直飛走了,沒有像往常一樣俯衝掃射、投彈之類的。
第二天早上,該軍第375團一名叫李廣福的戰士,在執行守衞任務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令人恐懼的現象。
他在駐地的一片雪地上,發現了許多蒼蠅、蜘蛛、跳蚤等昆蟲,數量十分龐大,而且散佈區域很廣,達到2平方公里左右。
此前從未出現過這種現象,李廣福絲毫不敢怠慢,立即報告給了上級。
隨後我軍又在駐地其他地方,相繼發現了這種區域性的大量來歷不明的昆蟲。
因為考慮到昨晚美軍飛機剛來過,今早就發現了這種詭異現象,我軍立即引起高度重視,直接上報給了司令部,並初步判斷:
“此蟲發生可疑,數地同時發生,較集中密集大,可能是敵人散佈的細菌蟲。”(引自1952年2月2日,第42軍致志願軍司令部的電報)
收到42軍的電報之後,總司令彭德懷非常重視,立即指示42軍迅速滅蟲,以免造成人員感染。
與此同時,司令部要求42軍保留昆蟲標本,送到上級,請專家進行鑑別。
此後數日,我志願軍第12軍、第39軍和第19兵團等多個部隊,都在自己駐地,發現了類似的、大量的、來歷不明的昆蟲。
問了當地朝鮮居民,他們卻表示此前從未出現過這種反季節昆蟲,這種現象太奇怪了。
為什麼這麼説呢?
因為照往常,這些昆蟲應該在至少兩個月之後才會出現。
1月底到2月中旬,是朝鮮一年中氣候最寒冷的季節,日平均氣温都是零下好幾度,甚至零下好幾十度,根本不是適宜昆蟲生長的季節。
所以大家對此都覺得很奇怪。
之後,我軍根據昆蟲出現的時機,以及專家檢驗後發現含有鼠疫桿菌的結果,初步判定,這可能美軍故意投擲的細菌武器。
不過因為很多次都沒人親眼看到過投擲過程,所以也不敢貿然。
緊接着,就在1952年2月17日下午,又有4架美軍飛機在我軍第26軍第234團的陣地,投下了一個巨大物品。
隨後投擲物品的區域,開始散發刺鼻的異味,好幾名戰士當場被薰倒,雪地上開始出現大量的蒼蠅等昆蟲。
這次陣地上許多官兵都親眼目睹整個過程,他們立即把這個突發情況,上報給了志願軍司令部。
由此,從1月28日第一次發現,到2月17日多人親眼目睹投擲過程,志願軍司令部才基本認定,美軍正在朝鮮北方大規模投放細菌武器,對中朝部隊大規模實施細菌戰。
2月18日,志願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正式向中央作了詳細報告,並上報了司令部的推斷。
中央領導毛澤東看過這份報告後,給予了高度重視,指示由周總理親自負責此事。
不過就在中央準備開展反擊的時候,前方部隊再次傳來了不好的消息。
1952年2月19日,志願軍第15軍上報司令部,有部隊戰士出現了霍亂、斑疹、大腦炎等現象,而且目前已經造成兩人死亡。
死亡情況的出現,令所有人的神經都高度緊繃了起來,當地的朝鮮居民也十分恐慌。
一旦在部隊內部爆發大規模疫情,將會直接影響到我軍的作戰計劃,同時也會對正在進行的談判造成負面影響,這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於是,就在出現死亡病例的當天晚上,2月19日夜,在周恩來的部署下,340萬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試劑,以及各種防疫裝備,被連夜裝箱,緊急運往朝鮮。
由此,我軍正式打響了這場反細菌戰鬥。
據《抗美援朝戰爭》第3卷記載,中央軍委明確指示:
“現在的重要問題是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鐘的時間,進行細菌散佈區的消毒和隔離,克服麻痹大意和僥倖心理,但在部隊中則亦應特別注意,不要造成驚慌和恐怖。”
在全面開展防疫工作的同時,我們在外交上也率先開始了反擊,對於美軍的這一罪行,“必須加以揭露和打擊”。
之後,我們經過規模龐大的防疫工作中之後,部隊的疫情其實很快得到了控制,官兵和百姓的情緒也日趨平穩。
但是,就在我們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在1952年2月底和3月初,又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新情況。
我國東北的撫順、安東、臨江等許多地方,也出現了類似的、大量昆蟲,而且都是在美軍飛機經過之後出現的。
這説明,美軍已經將細菌戰的規模擴大到了我國東北地區,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現象。
中央緊急下令,所有朝鮮進入東北的車輛嚴格消毒,有症狀即強制隔離,暫停不必要的人員來往。
之後,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了相應的防疫運動。
面對這場由美軍挑起的細菌戰,從中央到地方都非常重視,最終沒有造成特別大的人員傷亡。
據記載,最終查出並確認的病菌,有包括鼠疫桿菌、沙門桿菌羣、痢疾桿菌、霍亂桿菌和炭疽桿菌等在內的10餘種。
確診和疑似與細菌戰有關的傳染病患者,大概有384名,其中死亡126名。
以上這些內容,中國檔案文獻等資料有明確的文字記載,包括親歷者的證詞,可以説證據確鑿。
美國確實曾經在朝鮮和中國東北進行過細菌戰,並不是編造出來的政治謊言,是實實在在的戰爭罪行。
無論你承不承認,這些事實是無法被塗抹掉的。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