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説歷史 / 待分類 / 朝鮮停戰談判桌前,我方談判代表脣槍舌戰...

分享

   

【多寶集運】朝鮮停戰談判桌前,我方談判代表脣槍舌戰,靜坐對峙長達2個小時

2020-10-23  蘇文説歷史

對於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我們通常只重視軍事鬥爭,而忽略了談判桌上的政治鬥爭。

實際上,1951年7月開始的停戰談判,其鬥爭的激烈程度,絲毫不亞於戰場前線的武裝鬥爭。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簽訂現場
1950年9月美軍仁川登陸後,一開始狂妄自大,認為北朝鮮軍隊不堪一擊,企圖短時間內結束戰爭。
不過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之後,從1950年10月到1951年6月,平均每隔一兩個月就發起一次戰役,令聯合國軍痛苦不堪。
在這五次戰役中,麥克阿瑟指揮的聯合國軍,損失十分慘重,之前喊出的所謂口號——“士兵回國過聖誕節”等,最後被證明都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1951年4月,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 聯合國軍司令麥克阿瑟突然被撤職。
美國意識到,想要打敗中朝軍隊,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朝鮮戰爭是個無底洞,看不到聯合國軍有勝利的希望”。
就連杜魯門也説,“即使聯合國軍打到鴨綠江邊,非但戰爭不能因此而結束,反而意味着更大規模的戰爭就要開始”。
於是,1951年5月17日,杜魯門批准了關於朝鮮戰爭停戰談判的建議。
板門店談判
不過,有一點比較麻煩的是,美國想要停戰談判,就當時的條件而言,並沒有那麼容易操作。
為什麼這麼説呢?
因為中美當時還沒有建交,意味着沒有官方的溝通渠道。在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聯繫上中國政府之後,卻沒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無奈之下,他們找到了蘇聯政府,希望通過蘇聯建立起中朝與美國之間的聯繫。
這下子,他們才算是找對人了。
他們找的這個蘇聯人叫雅可夫·馬立克,他當時是蘇聯駐聯合國大使,這個人的影響力還是有一點的。
1951年6月23日,馬力克在聯合國發表了一段演説,大意是希望朝鮮戰爭應該儘快結束,多方之間需要進行談判等內容。
他説的話基本就代表着斯大林的態度,那麼既然蘇聯都發話了,我們和朝鮮也沒啥好説的了。
最後,中朝美三方商定,於1951年7月10日,在三八線上一個叫開城的地方,開始進行停戰談判。
同時還約定了“暗號”,為了避免被對方軍隊誤打,雙方必須在每輛車上面覆蓋一面白旗,以便於識別。
不過説歸説,真到了談判桌上的政治鬥爭,遠遠沒有人們想象地那麼容易。
1951 年 7 月 10 日,朝鮮戰爭停戰談判終於正式開始了。
中朝組建了一個談判代表團,我們派出的是副司令鄧華和參謀長解方,北朝鮮派的是人民軍第二軍團長南日和李相朝,一行總共4個人。
左起 解方、鄧華、南日、李相朝、張平
美韓組建了一個談判代表團,其首席談判代表,是李奇微親自指派的遠東海軍司令——特納·喬埃。
這個喬埃口氣十分狂妄,談判一開始就搶着先發言,不斷強調“停戰協定沒有生效之前,戰爭仍在繼續進行,延遲達成協議將會延長戰鬥,增大傷亡。”
這本來是一段毫無意義的話,但是經過喬埃的特意強調之後,反而具有了軍事威脅的味道,他意圖通過強硬的態度,在氣勢上壓過我們。
面對咄咄逼人的喬埃,中朝代表完全不為所動,不卑不亢,直截了當地提出了自己的三點主張:
1、雙方停火;2、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3、雙方各自後退五公里, 建立非軍事區,脱離接觸。
直到此時,雙方的第一個核心爭議點就出現了——軍事分界線如何劃分?
中朝方面,堅持以三八線為界,但是美韓死活不同意,為啥呢?
這個原因,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後來多次辯論之後才明白過來,原來美韓對此心裏不平衡。
他們總以為,北朝鮮在三八線以北佔的面積更大,如果以三八線為界,南朝鮮明顯吃了虧。
一個叫霍治的人還説:“如果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根據地形,我方在東線後撤之後難以重新攻取,而你方在西線後撤之後,則易於重新攻取。”
這話一説出來,我方立即給予反駁:
“我們在這裏,到底是在討論停止戰爭以和平解決朝鮮問題, 還是在討論停火一下再打更大的戰爭呢?”
美方代表聽後,瞬間啞口無言。
談判現場
就這樣,雙方爭持不下,互不妥協,談判陷入了僵持。
有一次,雙方就靜靜坐着,都不説話,時間竟然長達2小時11分鐘,不得不説,這可能是世界談判史上的一個奇蹟。
最終,在多方調停之下,中朝做出了讓步,同意了美方意見,放棄三八線的主張,支持美方堅持的主張——以雙方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
同時,雙方同意以此為界線,各自部隊都後退2公里,建立一個非軍事區。
1951年11月末,經常長達5個月的艱難談判,雙方終於就軍事分界線簽訂了第一個協議。
雖然歷經波折,但畢竟有了結果,這也是一個很大的進展。
談判現場
不過沒過多久,雙方又在第二問題上出現了巨大分歧——戰俘問題。
1951年12月11日下午,一頂綠色的帳篷內,雙方開始談判戰俘問題。
一開始,雙方代表雖然緊繃着臉,但還是保持着外交禮儀,互相點頭致意,隨着舌戰的加劇,雙方開始了激烈的爭執。
當時美韓有個很不禮貌的做法是,他們給出的戰俘名單,都是用英文拼寫的名字和番號,沒有采用中文和朝文,更沒有關於戰俘的職務、銜級等信息了。
這非常不利於我們對於戰俘名單的核實,對此,中朝代表給出了強烈抗議。
更令人不滿的是,關於戰俘交換的具體操作問題上,美韓再次提出了十分無理的要求。
當時美韓交出的中朝戰俘名單是13.25萬人左右,我們交出的美韓戰俘名單是1.15萬人左右。
這裏有些人可能會奇怪,為啥我們俘虜的美韓士兵人數,會比他們俘虜的中朝士兵人數少了這麼多。
其實這跟當時我軍內部的俘虜政策有關,我們一貫堅持的政策是釋放戰俘、優待戰俘,所以説數字較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過美軍卻抓住這個巨大“優勢”不放,他們認為自己手上的“籌碼”更多,就理應擁有更大的利益和“回報”。
具體什麼意思呢?
當時關於戰俘問題,國際上通用做法是參照《日內瓦公約》的規定,就是有多少換多少,雙方全部交換俘虜。
中朝一開始預想的方案就是堅持《日內瓦公約》,反正有先例可循,以為美韓總沒什麼狡辯的了
但是事情遠遠出乎意料,美韓不僅不同意我們的主張,還提出了所謂“一對一換俘”的方案。
談判現場
大致意思是,你一個戰俘換我一個戰俘,等你的戰俘人數換完了之後,就用“平民”來代替,什麼意思呢?
其實美韓意圖用這種方法,要走更多的平民百姓,讓他們從北朝鮮遷居到南朝鮮生活。
對於這一點,中朝方面自然不會同意,於是雙方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就在談判焦灼不下的同時,美韓士兵在戰俘營內,用毒打、虐殺等手段,強迫中朝戰俘刺字、寫血書、打手印,表示“不願遣返”。
中朝戰俘對此堅決抵抗,後來竟然釀成了美軍開槍甚至動用坦克和空降兵,屠殺戰俘的嚴重流血衝突事件。
1952年10月8日,停戰談判破裂,雙方宣佈無限期暫停談判。
直到1953年4月恢復談判,這中間半年的時間又發生了許多事情,最後促使了停戰談判的重啓。
一個是,艾森豪威爾順利當選美國第34任總統後,採取了積極措施,希望結束朝鮮戰爭。
另一個是,斯大林於1953年3月5日不幸去世,蘇聯人坐不住了,中朝在蘇聯代表的斡旋下,也希望儘快結束戰爭。
總之,在多方調停之下,戰俘問題終於得到了解決,不過這次是美韓做出了讓步。
因為艾森豪威爾在競選總統的時候,打出的口號就是儘快結束戰爭,他能順利當選,也説明了美國國內的民意,美國人對這場久拖不決的戰爭已經深惡痛絕。
所以,雖然李承晚死活不願意,企圖還想着撈取更多的政治利益,但是美國人已經完全不想再多耗一天了。
1953年7月27日,朝鮮戰爭停戰協定的簽字儀式,在板門店順利舉行。
同時彭德懷、金日成分別向中朝部隊發佈停戰命令:“自1953年7月27日22時起,即停戰協定簽字後的十二小時起,全線完全停火。”
自此,長達三年的朝鮮戰爭,才算真正全面結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