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大哥6328hjx0 / 待分類 / 丹灶遺韻

分享

   

【多寶集運】丹灶遺韻

2020-10-23  馬大哥632...

丹灶遺韻

峯高不插天,誰識骨峻絕?

丹成不濟世,誰解腸胃熱?

老君有遺灶,乃在山之凸。

萬壑落蒼煙,一粒傳絳雪。

這是周易大師、獸醫學家、乾隆威遠知縣李南暉,吟頌大老君山的詩句。我仰慕老君山,是因為威遠大老君山和小老君山,雙峯雄峙於威遠城西,它們是榮威穹隆上最著名的兩座奇峯。大老君山奇峯,因山形似煉丹爐而稱為老君丹灶,是明代以來威遠八景之一,風光獨特,令人神往。也因為威遠大老君山(又稱希夷山)是道教名山,相傳李老君和高道陳摶(號希夷先生)曾先後在此山修煉,道家修煉之所,千年仙風道骨,引人問道叩拜。我研究大老君山,是因為它承載着榮州和威遠1500年悠久的歷史和文化,經歷過南宋王朝抵抗元軍侵略時腥風血雨的洗禮(請參閲《威遠大老君山》一文)。庚寅年四月初一,縣委縣政府組織縣內知名作家、攝影家、美術家和書法家,到老君山採風,我應邀同往,有幸重訪威遠大老君山。

登大老君山,仙風道味撲面而來。四首吟頌老君山的詩文書法石刻十分醒目。民國四年(1915、乙卯年)中秋後,清末翰林、著名詩人、書法家趙熙,受詩人郭洄邀請,同遊大老君山,同行的還有郭次純和趙熙的學生郭曼軍等。賓主四人登臨老君,問道品仙,眺望羣山,觸景生情,乘興各賦詩一首,刻於石壁之上。趙熙題詩:一念前生墮世間,飄然人外御風還。秋來化鶴三千歲,獨立榮州第一山。郭曼軍步老師的韻題詩一首:身在仙山飄緲間,眼前山腳即塵寰。山山山色圍山外,山外千山復萬山。郭次純題詩:萬山高處蹋秋晴,沆瀣何年飲太清。笑勸希夷一杯酒,天風吹下步虛聲。郭洄題詩:一角蒼龍秀入雲,畫中金碧李將軍。開元薛石無殘字,公井唐書有舊文。大地秋光宜遠眺,名山仙蹟易傳聞。人間是處蟲沙劫,誰叩希夷傍老君。這四首石刻七言詩,敍述了榮州與大老君山的歷史傳聞和君山的雄奇壯美,詩情畫意深,仙道韻味濃,不僅是讚美大老君山的壯麗詩篇,而且書法石刻精美。(請參閲《威遠大老君山詩文石刻》一文)。崖壁上,還有石刻四言詩二句:“司馬河圖,五經□”,道教內涵豐富,可能刻於唐。此司馬,是官名、是將軍、還是姓氏?已無從知曉。查資料知,伏羲觀察萬物自然與龍馬身上圖案意象相合,得河圖,而畫出八卦。伏羲八卦源於陰陽,根是河圖。河圖與洛書簡稱河洛,由觀天象而產生,是中華古文化的基石。據《簡易經》記載:“定數説:一簡之,二易之,三道之,四德之,五經之,六合之,七離之,八生之,九克之”。“一簡有水,六合有地而寒之故冬,居北。二易有日,七離有火而署之則夏,居南。三道有氣,八生有木而旺之故春,居東。四德有成,九克而金之故秋,居西。五經有法,十中有土而足之故中。經之生法,土足而富,故我居中”。

登山石梯,坡陡曲折,梯窄貼崖,於最險處須手腳並用。梯道崖壁上,由下而上有煙霞、雲梯、丹巖三幅石刻題字。煙霞石刻題字無落款,題刻年代久遠。雲梯石刻題字,位於轉折梯道最窄處的崖壁上,字填朱彩,巖衣覆彩,石刻年代久遠。大老君山峻險,伴雲梯而生。丹岩石刻題字,位於山頂砦門內梯旁崖壁上,字填朱彩開片,可能題刻於明朝初年(請參閲《威遠大老君山楹聯題字石刻》一文)。在大老君山崖壁上,有四龕唐宋摩崖造像,雕刻精美,其中佛祖道祖合龕造像較為罕見,表明在唐宋時期,大老君山是佛道共聚一山,山頂有老君祠、希夷觀,崖壁上佛道合一龕。還有佛龕石刻楹聯兩幅:“巧成萬象,純化羣工”,“瓶中楊柳千年翠,座上蓮花九品香。橫批:慈航普渡”,題刻年代應與佛龕一致,即刻於宋以前。

在大老君山摩崖碑刻中,唐榮州刺史薛高丘立摩崖碑,題刻於唐玄宗開元盛世,距今已1300餘年,今碑上僅殘留一個“同”字與我們相伴。紹熙判府曹公老君山保守記碑,刻於南宋末年,具有較高的史料價值。榮州於南宋理宗紹定六年(1233)升格為紹熙府,紹熙府政區(1233——1258)與原榮州政區相同,轄榮德、資官、應靈、威遠4縣,僅存在26年。一是此碑可能鐫刻於南宋理宗淳佑十年(1250)前後。兵部侍郎餘,於淳佑二年(1242)奉命守蜀,建立山城防禦體系,奮力抵抗元軍,抗元形勢逐漸好轉,因守蜀有功,餘於淳佑八年(1248)升任兵部尚書,仍駐守四川,此碑應刻於這一時期。此碑與鏵頭砦石刻前後呼應,共同記錄了南宋末年,紹熙府(榮州)和威遠軍民保家衞國,抵抗元軍,保守大老君山,氣壯山河的歷史。二是此碑表明威遠大老君山是紹熙府的抗元指揮部。當年紹熙府政區,貫徹守蜀防禦戰略,府判曹公坐鎮大老君山,組織指揮,奮力抗元。由於南宋紹熙府政區統轄時間短暫、府治遷徙、戰火焚燬等因素,以致於有關紹熙府抗元的史料稀少,此碑珍貴之處,就在於填補了相關史料空白。三是此碑和鏵頭砦石刻,為榮威穹隆集生砦(在大老君山旁500米的呂仙崖頂,今榮縣地)、鏵頭砦(威遠慶衞鎮)、楊家砦(威遠鎮西鎮)、大刀砦(榮縣)等數十座古砦(堡)遺址羣,屬餘山城防禦體系,修築於南宋末年,提供了有力的實證。(請參閲《紹熙判府曹公老君山保守記碑》一文)。老君山記碑,刻於清末。

大老君山古砦,砦門險要,易守難攻,砦門砦牆,古樸滄桑,應修築於唐或唐以前。登上砦頂,遠山橫翠,層層疊疊,溝谷縱橫,山坡梯田錯落,奇峯小老君山、名山呂仙崖盡收眼底。腳下唐宋蓮紋石刻條石,歷千年叩拜而不磨。老君古池,池水不幹,千葉蓮常開,遊人心曠神怡,如入仙境。砦頂最後一棵古松,伐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用於造船做閘修建革命水庫(河口水庫)。老君祠、希夷觀,不知毀於何代何年。遺址上,石雕柱礎殘留,今人建起了簡易新道觀。神殿正中,供奉着三清祖師石雕古神像,太清道德天尊(老君)居中位。三清祖師石雕古神像兩側神台上,新塑佛像數十尊,古道今佛立於一堂,有道人迎候信眾叩拜。

重訪大老君山,又有新發現。一是在丹岩石刻石壁上,新發現石刻記事碑一通,石刻文字殘損待考。二是三清祖師神像為古石刻雕像,其蓮台紋、衣褶紋雕刻流暢自然,古樸精美,在新着金彩之下,有古樸紅綠彩遺露,均提示三清神像雕造年代久遠,是唐刻還是宋刻,尚須專家判定。建議縣政府及文保部門邀請專家鑑定,將其列為文保名錄,加強保護。三是在煙霞石刻右側石壁上,發現大老君山牌坊和山門微縮石刻紋兩幅,以及牌坊立柱地腳石一對。四是居住在龍王壩村6組的沙灣煤礦退休工人粟友成,除帶我們找到牌坊石刻紋外,還告訴我們説,他曾見過的一塊年代久遠的功德記事碑,被丟棄在山腰枯井中。

老君丹砂,救人解疾苦。上清靈寶,度人如塵砂。流水滔滔,去雲悠悠。願君山亙古不變,丹灶遺韻長留。

威遠縣政協陳廷德

年五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