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茂華叔 / 待分類 / 張之洞只差做好一件事就能救活晚清

分享

   

【多寶集運】張之洞只差做好一件事就能救活晚清

2020-10-18  佛山茂華叔
張之洞只差做好一件事就能救活晚清

   張之洞一生波瀾壯闊,幹了很多驚世駭俗的大事,差點改寫了晚清的國運。

   比如他慧眼識人,為維護國家主權和為國保護人才做出了卓越貢獻。光緒7年(1883年),面對世界第二號列強法國(第一號是英國)的入侵,他堅決站在主戰派左宗棠一邊,積極周密地為戰爭出謀劃策和做好軍需後勤保障。一方面力推馮子才,王孝祺,唐景崧等將領掛帥出征,特別是奏請朝廷加封劉永福五品卿銜,與唐景崧一樣,此舉可謂是石破天驚。要知道劉永福是因反清而被清軍逼入越南境內的“反賊”。是張之洞曉以國家存亡之大義,恩威並施最終説服了劉永福為國家計。正是因為張之洞知人善任,調度有方,保障有力,使國內清軍與劉永福互為犄角,硬是從投降派李鴻章的淮軍縫隙中開闢了一條勝利通道。法軍大敗,法軍統帥尼格里也身受重傷,震動巴黎朝野,茹費裏內閣倒台。中國保住了廣西、雲南等地沒有丟失。(朝議和戰久不決,之洞至,言戰事氣自倍,以玉麟夙著威望,虛己聽從之。奏請主事唐景崧募健卒出關,與永福相犄角。朝旨因就加永福提督、景崧五品卿銜,炯、延旭亦皆已至巡撫,當前敵,被劾得罪去,並坐舉者。之洞獨以籌餉械勞,免議。廣西軍既敗於越,朝旨免鼎新,以提督蘇元春統其軍,而之洞復奏遣提督馮子材、總兵王孝祺等,皆宿將,於是滇、越兩軍合扼鎮南關,殊死戰,遂克諒山。《清史稿·張之洞列傳》)

   張之洞對孫中山的賞識和對辜鴻銘保護也是膾炙人口的佳話。孫中山從日本留學歸來,途經武昌時忽然想見湖廣總督的張之洞,便向門官遞上寫着“學者孫文求見之洞兄”的名片求見。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青年用這樣的方式要見朝廷一品大員,這在當時是很荒唐的行為。張之洞卻沒有計較,而是寫下“持三字貼,見一品官,儒生安敢稱兄弟”回帖叫門官傳給孫中山,其意是要考考孫中山的才學。孫中山當然會意,立即和道:“行千里路,讀萬卷書,布衣亦可傲王侯。”張之洞見之立即將孫中山迎進府中,給予孫中山受益一生的鼓舞。

   辜鴻銘如果沒有張之洞的保護早就成了滿清的刀下之鬼。這個“冒失鬼”竟然在慈禧太后60歲大壽的時候寫了這樣的打油詩:“天子萬年,百姓花錢。萬壽無疆,百姓遭殃。”要知道滿清的文字獄是史上最殘酷的。有位文人只因寫了句“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就被滿清砍了頭。辜鴻銘足可以砍一百次頭。張之洞硬是冒死把這件事壓了下來。要不然中國就少了一位被西方人譽為“到中國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鴻銘”的學術大師。

   比如他為中國近代經濟發展作出的巨大貢獻。僅張之洞執政湖北18年(1889年-1907),武漢的進出口貿易,就翻了30倍。武漢被世界稱為“東方芝加哥”。張之洞在武漢興辦的漢陽鐵廠,無論規模,還是產量,當時都是亞洲第一。新中國享譽全國的武鋼和武漢長江大橋,都脱胎於張之洞的漢陽鋼廠。更為難能可貴的是,漢陽鐵廠完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都是張之洞帶着中國自己的工程師自力更生摸索出來的,並全部掌握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鍊鐵技術。漢陽鐵廠造出了著名的漢陽造。漢陽造叱吒風雲60年,跨越晚清、北洋、民國三個時代,一直到抗戰時期,中國軍隊還拿着漢陽造。我們經常説“小米加步槍,趕跑了鬼子”。步槍,就是漢陽造。

   張之洞相繼建成了湖北紡紗廠、湖北制麻廠、湖北官磚廠、武昌製革廠、湖北造紙廠、湖北氈呢廠……很多很多。一家家工廠,把武漢打造成了全中國數一數二的繁華城市,只有十里洋場的上海,才可以和它媲美。

   張之洞除了建了林立的工廠,還修建了四通八達的路。武漢九省通衢,就是從張之洞手裏來的。京漢鐵路,當年中國最長的一條鐵路,橫跨河北、河南、湖北三省。京漢鐵路修通了,張之洞又修了粵漢鐵路、川漢鐵路。京漢鐵路全場1214公里,粵漢鐵路全場1100公里,兩條鐵路的連接,徹底改變了中國經濟。“昔賢整頓乾坤,締造先從漢江起。今日交通文軌,登臨不覺亞歐遙。”張之洞在黃鶴樓上留下的這副對聯,既可讓人讀到他的曠世豪邁,也是武漢九省通衢的生動寫真。“講到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毛澤東主席一生只讚歎過一位經濟大師,這個人就是張之洞。

   比如他對中國思想學術作出的巨大貢獻。張之洞編撰的《書目答問》和《勸學篇》,至今還對中國的思想界產生巨大影響。這兩部學術專著的核心要點是讀書的目的是為了有用,對今天有用,對現實有用,而不是為了裝飾門面。“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就是張之洞在此基礎上提出來的。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撕開了滿清幾百年以來積習的固步自封,不但促進了中國思想學術的巨大發展,也打開了中國認識世界的窗口。張之洞不但認識到了“世變道亦變”,也提出了中國固本保元,跟上世界歷史發展步伐的途徑:“今欲強中國、存中學,則不得不講西學;然不先以中學固其根柢、端其識趣,則強者為亂首,弱者為人奴,其禍更烈於不通西學者也。”只有這樣,才能“免迂陋無用之譏”。同時,張之洞否定全盤西化,那樣的話中國就沒有了“根柢”,就不是中國了。因此,張之洞痛斥康有為他們的“維新變法”,支持慈禧無情肅反維新黨。

   關於戊戌變法,我們有必要做些交待。所謂戊戌變法,其實就是全盤西化,並且還要請日本人伊滕博文來華做宰相。對此,我們可以從《戊戌變法檔案史料》得到求證。維新派大員楊深秀上書光緒皇帝的變法奏摺就是這麼寫的:“昨又聞英國牧師李提摩太,新從上海來京,為吾華遍籌勝算,亦云今日危局,非聯合英、美、日本,別無圖存之策。……況值日本伊藤博文遊歷在都,其人曾為東瀛名相,必深願聯結吾華,共求自保者也。未為借才之舉,先為借箸之籌。臣尤伏願我皇上早定大計,固結英、美、日本三國,勿嫌‘合邦’之名之不美,誠天下蒼生之福矣。”更為荒唐的是光緒皇帝竟然批准了這份把千年中國拱手送人的奏摺,並令康有為等人為此運作。要不是張之洞等人的痛擊,中國只怕早就完了。

   張之洞不但在思想學術上建樹頗豐,而且還注重社會教育。張之洞在武漢建造了一百多所新式學堂。武漢有五所百年大學,全部出自張之洞之手。武漢至今是全國除北京之外,大學數量最多的城市,也是張之洞奠定了基礎。

   張之洞一生所做的大事還有很多,僅以上三點,按現在學者搞掂“槍桿子,筆桿子,秤桿子”就可以安邦定國的觀點,加上張之洞是晚清的重臣,張之洞應該能夠救活晚清。然而,張之洞卻沒能把晚清救活。張之洞1909年去世,兩年以後清朝滅亡。

   張之洞為什麼沒能救活晚清呢?其實,張之洞只差一件事沒有做好,這就是相信和依靠人民。

   就張之洞的一生來看,骨子裏堅守的是孔孟之道,效忠的是封建王朝。他不相信人民,也不願給予人民改變社會的權力,視革命如洪水猛獸。“民權之説一倡,愚民必喜,亂民必作,紀綱不行,大亂四起”(《勸學篇?正權》)認為中國一旦興民權,必將導致封建制度的瓦解崩潰,這是張之洞寧死不願意看到的。。

   張之洞愛才,但愛的是精英。這樣,張之洞就無法組織動員廣大人民羣眾保家衞國。僅憑几個精英,又怎能抗衡列強的入侵?因此,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八國聯軍血洗京津,火燒圓明園,落下愛國而不能保國的淚。沒有人民作後盾的張之洞在官場上也不是黨羽遍天下的李鴻章的對手,儘管他取得了對法作戰的勝利,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李鴻章與法國人簽訂《中法會訂越南條約》,勝利換來的卻是地地道道的喪權辱國條約。

   張之洞雖然對中國思想學術界產生了巨大影響,但他沒有跳出“三綱五常”的窠臼。“以孝悌忠信為德,以尊主庇民為政,雖朝運氣機,夕馳鐵路,無害為聖人之徒也”(《勸學篇?會通》)。這樣,他就無法建立引領中國與歷史滾滾向前的車輪同步的思想學説,經濟搞得再好,卻沒有靈魂,最終只可能成為他人的囊中之物。

   慶幸的是,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出了中國共產黨,張之洞做不成的事,毛主席共產黨做到了,中華民族起死回生,邁開了偉大復興的雄壯步伐。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