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説歷史 / 待分類 / 抗美援朝中我黨一次罕見的決策失誤,令志...

分享

   

【多寶集運】抗美援朝中我黨一次罕見的決策失誤,令志願軍損失徒增37.9萬人,為何?

2020-10-17  蘇文説歷史
關於朝鮮戰爭,之前已經寫過很多篇相關的文章了,不過基本都在討論打仗的事情,而對於戰場外的停戰談判一事,始終沒有具體討論過。
要説朝鮮戰爭,總共歷時三年半左右時間,其中有兩年半左右,都是在停戰談判中度過的。
這段時間裏,中、美、朝等國是一邊談一邊打。
不過對朝鮮戰場的停戰談判,大多數人比較關注和熟悉的,是1951年7月開始的開城、板門店談判,以及後續漫長的停戰談判過程,而對於1951年初的停戰議案知之甚少。

01
其實,早在1951年初,甚至1950年年末,以印度、英國為首的十三個國家,就曾向中美朝提交過停戰議案。
但很遺憾的是,當時我們拒絕了這個議案,事後看來這是一個相當錯誤的決定。
為什麼這麼説呢?
首先,從1950年10月出兵,到當年12月,我軍在朝鮮戰場上接連打贏了幾場關鍵性戰役,打破了美軍企圖三個月結束戰鬥的妄想,也把麥克阿瑟率領的聯合國軍趕到了三八線以南。
如果從一開始出兵的目的來看,我軍此時已經基本算是實現了當初的設想。
此時如果接受停戰議案,我軍至少在談判桌上是佔據了有利位置的,我們希望解決的台灣問題、聯合國席位問題都極大可能解決掉。
所以從這方面來説,1951年拒絕停戰談判是不理智的。
第二,當時我軍雖然接連取得戰鬥勝利,但付出的代價可不算小,所以接受停戰談判有利於及時止損。
到第二次戰役結束時候,大概1950年12月,志願軍減員已經達到了十萬多人,其中有五萬多人都是嚴重凍傷,無法正常參戰。
可以説,當時大部分志願軍部隊戰鬥力削弱,因為有很多病員。
特別是第九兵團的戰士,因為凍傷情況嚴重,至少有2-3個月無法正常參加戰鬥。
另外當時我軍的軍事物資供應也十分緊缺,據史料記載在美軍瘋狂轟炸下,當時我軍汽車只剩下260輛左右,戰士們吃不飽穿不暖,甚至有人還打赤腳。
這些實際情況,身在戰場一線的總司令彭德懷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他曾於1950年12月8日致電黨中央,表示部隊急需要補充休整。
所以,從兵員、物資補充的角度上看,當時接受聯合國停戰議案也是對我軍有利的。
第三,當時十三國提出的停戰議案,其實裏面絕大部分內容,都是符合我國利益的,甚至超出我們期望的。
比如美軍退出台灣的問題,比如我國在聯合國及安理會的席位問題等。
據記載,在1950年12月9日,菲律賓代表十三國,跟美國提出了這個停戰議案,主要內容就包括:立即停火;中國同美國軍隊撤離朝鮮;美艦撤出台灣海峽...
對於這個停戰議案,美國其實是相當不願意接受的,只不過他們並不敢明着拒絕,不然會在國際輿論上造成不利影響。
不過後來,他們還是接受了這個停戰議案,出乎了很多國家意料,為什麼呢?
有人推測是因為,他們當時已經篤定我們一定會拒絕,那麼美方自然最願意看到這個結果了。
確實,當時我們的想法還真被他們料準了,想着先越過三八線後,再談停火問題,甚至當時有人提出要把美國人趕下海,即把美軍全面趕出朝鮮後,再去談停火問題。

02
為什麼當時我們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説起來主要是因為,朝鮮戰爭初期,我軍接連取得了意料之外的巨大勝利。
不僅鼓舞了志願軍戰士們,也令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倍感驕傲,這種過於樂觀的情緒極大影響了對戰場形勢的判斷。
比如1950年11月18日,志願軍司令部收到北京傳來的電報:
“美英法對我毫無辦法,悲觀情緒籠罩各國,只要我軍多打幾個勝仗,殲滅幾萬敵軍,整個國際局勢就會改觀。”
從這段話裏我們可以看出,當時我們對朝鮮戰爭顯得勢在必得。
確實,志願軍打贏幾場勝仗之後,隊伍裏開始充斥着各種速勝論調,和盲目樂觀的作戰情緒。
就這樣,在1951年1月17日,我國政府對聯合國的停火議案明確表示了不同意。
在中國拒絕了聯合國停火議案之後,1951年1月25日,當時的美軍第八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出動了25萬餘人兵力,在空軍支援下,向中朝部隊發起了全線進攻。
朝鮮戰場上的第四次戰役打響了。
美軍這次進攻完全打亂了我軍想補充休整的計劃,被迫中止休整參與戰鬥,而當時的志願軍內部情況並不是太好。
從1951年1月8日,志願軍司令部發出的電報中可略知一二:
“戰鬥單位兵員不足,給養很差,體力削弱,非休整補充、改善運輸、補給,將難以繼續作戰。”
經過兩三個月的艱苦戰鬥,在第四次戰役中,我們雖然取得了一些勝利,但最後依然丟失了好幾個關鍵城市,比如仁川、金浦和漢城等。
至於第五次戰役,就更不用提了。
從1951年4月開始的第五次戰役裏,志願軍打得非常吃力,根本無力實現戰前制定的“粉碎敵人計劃,奪回主動權”的目標。
等打到1951年5月20日的時候,聯合國軍發起了全線反攻,中朝軍隊因此遭受巨大損失,甚至被迫撤退到了三八線附近。
説實話,當時戰場形勢對我軍而言是有些不利的。
1951年5月26日,志願軍總司令報告:
“根據各軍反應,目前部隊幹部情緒消沉,對戰爭長期性感到厭倦,顧慮今後作戰會更加困難,對戰爭能否取勝產生懷疑,某些幹部甚至違抗命令,官兵關係不正常,破壞紀律現象相當嚴重。”

03
一個月後的1951年6月下旬,我黨做出了同意停戰談判的決定。
但是,由於戰場形勢不利,我們已經失去了在談判中的主動地位。
之前希望解決的聯合國席位問題、國民黨問題,都面臨無人響應的尷尬局面。
可以説,如果不是1951年初的決策失誤,我們本來可以避免之後發生的許多負面事件,很多戰鬥損失也本可以避免。
比如兵員損失。
整個朝鮮戰爭中,志願軍是陣亡11.4萬人,因傷病致死3.46萬人,負傷25.2萬人,失蹤2.56萬人(其中被俘2.1萬),總兵員損失數字是42.62萬人左右。
但是,這42.62萬人中,竟有37.9萬人,都是在第三次戰役之後,也就是1951年初拒絕停火議案之後的戰鬥中,陣亡、受傷或失蹤的。
而同期美軍在整個朝鮮戰爭中,是陣亡3.36萬人,負傷10.33萬人,被俘或失蹤0.51萬人,總人數大約14.2萬人。
如此算下來,整個朝鮮戰爭中,中美兵員損失比例大約為3 : 1。
再説説經濟損失這方面。
朝鮮戰爭爆發前,我們設想的是,1951年軍費開支在1950年基礎上降低13%,然後將這些省下來的錢,都用於恢復國內經濟建設。
但是,朝鮮戰爭突然爆發,還接連打了三年,這期間很多本打算用於經濟建設的錢,我們都被迫花在了購買武器裝備上,不得不説經濟建設受到了一定影響。
最後,再説説政治損失。
1951年初,我們未能及時收兵,在一定程度上,其實造成了自身在國際政治上孤立無援的境地。
很多國家本來對我們是同情的,但之後都站在我們的對立面,雖然有美國在中間作祟,但確實也有他們自願的一面。
而且,本來已經差不多能成的聯合國席位也雞飛蛋打,雖然1971年我們還是順利加入了聯合國,但這個任務本來可以提前20年就完成了的。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