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茂華叔 / 待分類 / 一個叛徒的破壞力能有多大?

分享

   

一個叛徒的破壞力能有多大?

2020-10-16  佛山茂華叔

(日寇在磐石縣小城子(今明城)討伐抗聯,個人收藏)

一、一個叛徒葬送了整個中心縣委

1937年1月25日,在叛徒宋明植的辨認對質下,陳文彬在吉林省伊通縣暴露了自己真實的身份。在日偽的威脅利誘下,陳文彬可恥地叛變了革命,向敵人屈膝投降,成為了罪孽深重、遺臭萬年的叛徒。

數月以前陳文彬出席在吉林省金川縣(今吉林省輝南縣金川鎮)河裏召開的南滿特委第二次代表大會,被任命為中共磐石中心縣委書記。他屬於抗聯一軍重要的地方幹部,加之此前他經常活動在江北(輝發河北岸)各縣,掌握我軍眾多地方與軍事的機密。

上級省委、下級縣委以及基層組織、各級反日會,還有轄區內的抗聯部隊和其他反日武裝,一箇中心縣委書記知道的機密簡直是太多太多了。

陳文彬叛變後立刻向敵人供出了他所知道的中共滿洲省委、磐石中心縣委的全部機密,將中共南滿省委的組織情況以及領導人的姓名、年齡,省委通信聯絡系統(其中包括黨、東北抗日聯軍、中心縣委及基層組織通信處、聯絡人等)。

他將中共磐石中心縣委的全部情況及所轄區區委、支部負責人及黨員名單全部上交敵人。將江北各縣黨領導的羣眾抗日團體的組織系統與分佈情況各組織領導人姓名製成一覽表交於日寇。

緊接着他又將中共磐石中心縣委直接領導的磐石游擊隊的組建過程,領導人,隊員人數,武器狀況,活動地點,依託密營、醫院,掩埋的武器彈藥等信息向敵人和盤托出,還出賣了與我方有聯繫的抗日山林隊的首領、人數以及活動區域。

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這個叛徒又策反了不少我方人員叛變,每個叛徒都掌管着一方天地,上上下下,枝枝蔓蔓一個情報網,這回地方和軍隊,全了。這些叛徒叛變後,那狗尾巴恨不得搖出來一朵花來討好他們的新主子,藉此來保全他們的狗命,那些黨員、幹部就像遇到了嗅覺靈敏的惡犬,躲得再遠再偏的地方都被抓到,更別説那些堅壁起來沒長腿的物資了。

隨後大搜捕開始了,從1937年1月下旬到3月10日為止,在吉林省伊通縣共逮捕黨團員以及抗日羣眾46人。在磐石地區從1937年1月30日到3月18日,共逮捕黨團員、反日會員以及抗日羣眾29人。在西安地區(今吉林省遼源市)含城區從1937年1月末到4月19日逮捕24人,加之以前被日特逮捕的4人,共28人。

(鬼子燒燬抗聯密營,個人收藏)

從1937年1月一直持續到1937年秋,在江北地區共逮捕120人,其中61人被日偽殺害。所以黨羣團組織也全部被摧毀搞垮,很多普通民眾被日偽屠殺,眾多村落被日偽燒燬。磐石游擊隊與羣眾武裝以及眾多抗日山林隊被日偽殲滅、解體。密營與物資也全部被毀。

他的叛變導致了江北地區的喪失,使抗聯失去了在江北地區的依託,使戰略迴旋餘地大為縮小。一年後的程斌在遼寧省本溪叛變,惡果更大,搞垮了抗聯一師,使抗聯在西邊的活動地區喪失,將抗聯的密營大部摧毀,把抗聯的活動區域進一步壓縮到狹窄地域,最後導致楊靖宇將軍的壯烈殉國,一軍的餘部無法在當地立足,只得越境進入蘇聯。

而當陳文彬沒有利用價值後,他於1937年6月4日被鬼子處決,落下了一個可恥的下場。

二、一個叛徒將“撫順特支”搞垮

蘇振久,遼寧省瀋陽郊區六王屯人。1937年年初叛變,由於幾乎無人知曉,便成了日寇的密探。1937年4月他找到了黨組織,通過為抗聯三師購買貴重藥品和軍需物資,騙取了中共遼寧省撫順縣委書記張佐漢的信任。5月29日,蘇振久鑽入黨內。由於他騙取了黨組織的信任,備受縣委重視,很快在黨組織內佔據了舉足輕重的位置,文件的保管與抄送都是由他負責,但是所有文件他都謄寫一份,交給他的日本主子武田博。

就這樣,我方的機密,敵人瞭如指掌,我方人員的情況與名單,敵人竟然比我方還清楚。撫順縣委要改組縣委,擴大領導班子,蘇振久偷偷跑回奉天(今遼寧瀋陽)將這個消息以及參加會議的成員,地點與時間等情況詳細報告給他的日本主子武田博。1937年6月13日,撫順縣委改組委員會成員會議在撫順西公園的小涼亭內召開。

會議召開當中,參加人員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不遠處的小樹林裏,他們的一舉一動,完全都在日寇的監視下。武田博用照相機拍攝下了會議鏡頭,為日後審訊革命黨人提供了證據。

1 936年和1937年,在 這兩年的時間裏,抗聯一軍三 師在師長王仁齋、政委周建華、政治 部主任柳萬熙的帶領下, 在撫順、瀋陽地區獲得了較大的發展,三師所到之處,建立 反日會, 宣傳武裝羣眾,收編反日山林隊, 猶如在敵人的心腹處插入了一把尖刀,在奉天東陵和撫順近郊也響起中國人民勝利的槍聲。當地民眾的抗日情緒極度高漲!為此日寇要千方百計地消滅抗聯的地下組織,隔絕他們獲取情報的來源。

(清原鬼子在討伐抗聯三師,個人收藏)

1937年8月11日,撫順縣委改為撫順特支,蘇振久任組織部長。他藉機瞭解共產黨員的姓名、年齡、住址、 工作單位,盜取黨的文件與活動材料,然後全部密告給武田博。當蘇振久掌握了撫順特支的全部組織機密,探聽到了抗聯一軍第三師眾多的機密且取得了眾多的“物證”以後,回到奉天與武田博密謀了這場大搜捕計劃。

同月他欺騙紀儒林,説奉天火車站前有一個姓安的漢奸富商,如果把他抓起來,逼他交錢贖身,可以解決抗聯三師的經費問題。師長王仁齋同意了。月末王仁齋派機槍連長傅景生和指導員石青嶽到奉天接頭,蘇振久將兩人安排到鐵西區的一家旅館,然後帶着日本憲兵到旅館將兩人祕密逮捕。

接着蘇振久給共產黨員張佐漢發了一封信,信中説他已籌集到一筆經費和一批槍支彈藥,但他生了急病,不能返回,請張佐漢到奉天商議此事。10月2日,紀儒林和張佐漢一起到奉天,到達聯絡點後就被早已埋伏的日本特務逮捕。

10月3日,奉天日本憲兵隊特高課課長西田少佐等24名日本憲兵來到撫順,部署了搜捕撫順共產黨員的行動方案。4日,敵人兵分七路,進行了大搜捕。我方几乎無祕密可言,鬼子共抓捕撫順共產黨員和革命羣眾29人。撫順特支書記張佐漢,特支宣傳部長王紹純,特支第一支部書記張恆貴,第二支部書記許世傅,第三支部書記佟保功,南滿省委聯絡員紀儒林等13人被害與奉天小河沿。

隨後三師的祕密暴露無遺,眾多與三師有聯繫的羣眾被捕被殺,密營與貯存的物資被燒被毀,三師的眾多聯絡站被破壞,聯絡員被抓被殺,割斷了三師與羣眾的聯繫。日偽軍在叛徒的帶領下四處襲擊三師。三師此時已無法得到相關情報,師長與政委也前後犧牲,抗聯被迫撤出這一地區,後到吉林省通化地區尋找一軍軍部。

1951年11月,蘇振久被逮捕歸案,12月被判處死刑。未及執行,蘇振久患肺結核病,被送進醫院治療,1952年4月30日蘇振久在醫院病亡。

看看這一個叛徒的破壞力有多大啊!建立抗日的根據地與游擊區往往需要幾年的功夫,其中要付出很多人的流血犧牲與重大付出,在民眾的大力支持下才能存在並發展,而一旦出了叛徒往往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這幾年的努力破壞殆盡,使反日力量損失殆盡。

這次防控新型冠狀肺炎也是一樣的道理。從網絡的介紹看,這個郭某鵬一共坐了6趟飛機和兩趟高鐵,在這個過程當中他接觸的人真的是數不勝數。本來按照鄭州當地的相關規定,郭某鵬應當自己在家隔離。但是郭某鵬根本沒有遵守相關的規定,從9號開始他就一直不斷的外出,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還發現了自己有發熱的情況。就在警方盤查的時候,他還拒不承認,和他住在一起的母親也幫着他隱瞞。

結果鄭州的情況本來已經完全好轉,但是郭某鵬一個人毀掉了所有人的努力,學生開學、工人復工等怕是要延後了,以前的所有努力算是前功盡棄了!

疫情這面照妖鏡,照出了無數的真善美,也照出了不少醜陋的人!

我們現在絕大部分人現在能夠健康的生產生活,全靠在前線抗擊疫情的醫護工作者,我們不得去一線直接抗擊疫情,但是我們可以做好自己能夠做好的,最起碼是不給國家添亂。

奉勸那些心存僥倖還尚在人羣裏隱藏的人,有病就得治,逃避不是辦法,別等出事了才説出來!

您説是不是?!(小孟讀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