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8533353 / 待分類 / 61歲的大媽跟丈夫鬧分居,説是靳東要娶她

分享

   

【多寶集運】61歲的大媽跟丈夫鬧分居,説是靳東要娶她

2020-10-14  新用户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願成長的人


    閲讀全文約需7分鐘

    61歲的大媽跟丈夫鬧分居,
    説是靳東要娶她


    文/晏凌羊

     01 

    最近,我看到一條讓人哭笑不得的新聞。

    説是自從年初疫情期間,61歲的大媽黃月(化名)把老年機換成智能手機後,開始沉迷抖音,並聲稱要嫁給演員靳東,原因是“靳東”已在全網向她告白。

    這位大媽稱,靳東送她房子和鉅額現金,而且,全國人民都知道靳東很愛她。為了不被人認出來,導致靳東的粉絲們吃醋,大媽把頭髮都剪掉了。

    跟“靳東”談戀愛後,她跟老公分居、離家出走甚至打老公,活得非常.....叛逆。

    可真實的情況,你可能猜到了:大媽被騙了。

    她關注的是短視頻平台上靳東假冒者的帳號,這個賬號的每一場直播賣貨她都會關注,花了不少錢。

    假靳東不定時更新視頻,視頻內容就是用靳東的臉配了一些話。這位阿姨不懂網絡,只覺得這些視頻都是對她一個人説的。她説她這一輩子沒有經歷過愛情,她和“靳東”的相戀是她第一次感覺到愛情的滋味。

    到了後面,阿姨離家出走了,家人們最後在長春找到她,她卻説是靳東約了她在那裏見面,家人意識到這可能是個騙局,於是聯繫了電視台。

    電視台派出心理醫生和阿姨溝通。被告知這是個假靳東、對方是個騙子後,她還是不願相信:“小東,他們説你是騙子,我不相信,我會繼續等你的”。

    在後續報道中,我關注到一些細節:這位阿姨的小兒子隨母姓,過繼給了舅舅。三年前,她丈夫想把小孫子的姓改了,老太太不同意,因為這件事倆人產生了不少爭執,再加上家庭裏其他那些雞毛蒜皮的破事兒導致兩人產生了很大的心理隔閡。阿姨壓抑的心情無處釋放,就把假靳東當成了心理寄託。

    這次靳東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靳東工作室趕緊發文迴應,説他從未在任何短視頻平台開設賬號,將通過法律途徑追究相關主體的法律責任。

    而我比較好奇的是:平台方對這種事情也是聽之任之的嗎?明星的姓名和肖像被人利用騙錢,受騙的肯定不止這一個阿姨,行騙的時間應該也挺久了,平台方居然任由這樣的劣質視頻存在和傳播了那麼久?

    網絡上還有好多假的“明星賬號”,以低學歷中老年用户為目標,進行欺詐活動並獲利頗豐。

     02 

    新聞中的這位大媽,真的應該要去看心理醫生。

    她的症狀,在精神醫學上稱為“鍾情幻想”。得了這種“鍾情幻想”的人常堅信自己被某一異性所愛,即使遭到對方嚴辭拒絕仍毫無置疑,而認為是對方在考驗自己對愛情是否忠誠。

    起初看這個新聞的時候,我只覺得很滑稽,笑得花枝亂顫,可後來卻覺得悲哀。

    是的,悲哀。

    這位阿姨説自己人生中從來沒有過愛情,是“靳東”讓她嚐到了愛情的滋味。

    她覺得,“我的好、我的美、我的人、我的心、我的善,全部被他看見”,這種感覺是她以前從來沒有過。

    她覺得反正人早晚都是要死的,不如勇敢地為自己活一次。

    假靳東賬號下,很多看起來文化程度比較低的農村婦女給他留言:

    “弟弟,你是明星,我是個農村女子,不能和你合拍。”

    “你們是天上的星星,我只是地上的塵土。”

    “其實姐姐一直把你放在心裏,因為姐姐長在農村山溝溝裏髒兮兮的,所以姐姐不敢叫你當我親弟弟,很害羞,現在聽到弟弟説這句話姐姐活這大半輩子已經滿足了。”

    看完這些,我突然就淚目了。

    也是在今天,我偶然看到一個五十歲自駕遊大媽的視頻。

    她對鏡頭説了為什麼自己一個人自駕。

    她把女兒的孩子都帶到上學了,現在也不好跟女兒住在一起了。在自己家裏的話,老公和她在家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實行“開銷AA制”,老公很自私,自己的錢只花自己身上,也不養家,甚至開了她車出去,幫她加了點油,都要嘮叨半天。

    如果她一直在家,她不光要負擔老伴兒的開銷,還得洗衣服、做飯、拖地。和老伴兒生活在一起,自己都快抑鬱了,還是出去走一走,倒過得輕鬆一些。

    結合剛才看到被假明星騙的大媽們看這條視頻,我真是替她們感到心酸。

    這些事件的發生,終於讓網友們關注到老年女性的婚姻困境和心理問題了。


    老年女性在家庭中承擔的義務,往往多於老年男性。六十歲後,男性差不多已退休回家,他們在家庭中的吃喝拉撒睡,基本上是女性在伺候的。大概率上,他們過得比老年女性舒坦,不需要僱保姆,也有人管自己生活起居。

    夫妻感情好點的,兩個人遇事有商有量,有家務一起承擔,閒下來還能互相逗逗趣。那些感情不好但因經濟條件有限或愛面子不敢離婚的老年夫妻
    (比如我爸媽),就過得很彆扭了。

    只要不離婚,男的橫豎不虧,畢竟有免費保姆用嘛,被老伴罵幾句那就被罵幾句了,反正又不會掉肉。


    可是,老年女性就不一樣了。

    她們可能一生都圍着家庭轉,從來沒有機會活出自我,到老了還得做老伴兒的保姆……老年男性退休是真的退休,但老年女性退休之後,只不過換了一種工種而已(大多數婦女退休前還邊賺錢養家邊當家庭保姆)

    就拿之前來我家幹活的保姆阿姨來説,她幫兩家人家做家政,一個月掙一萬多,她老公當保安,每個月掙不到四千,兩個人把錢攢起來回老家蓋房子、給兒子娶媳婦。她每週就休息一天,但就那天回到家裏,還得洗衣、做飯、拖地,她老公都不會搭把手的。關鍵是,他們都習以為常。

    如果説“人活在這世界上沒有不苦的”,那麼,同樣都是人,女性大概率上總是會比男性更苦一些。她們承受的,是“苦上加苦”。

    一個網友説她工作的地方有個老幹所。她看到的,基本上都是退休的男性老人過去下棋,打麻將,娛樂,沒看到幾個老年女性。後來想想,老年女性要帶孫子輩,要做家務,做飯,拖地,她們哪有那麼多時間花在休閒和娛樂上?

    很多女性喪偶之後,可以一直守寡到老、到死,但男性就不行了。沒了女人伺候他們,他們會非常不習慣,基本上,喪偶之後他們很快會想着再娶。從這角度來説,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更不獨立?

    還有很多日本女性,待丈夫退休了,就提出離婚,實在是因為她們伺候老公一輩子,伺候夠了。

    然而,不是所有婚姻生活不如意的老年女性都有瀟灑離婚、跑出去自駕遊的資本,更多老年女性只能一直待在那個婚姻圍城裏,任由它繼續榨取自己的剩餘價值,給全家人做牛做馬。

    生活這麼苦,總得找點精神寄託吧?這時候,在網上遇到一個對自己噓寒問暖的“弟弟”,就很容易淪陷。“弟弟們”能為其提供很高的情緒價值,讓她們感覺到自己被“看見”。

    即使別人告訴她,你遇到的是個騙子,她們也不願意從那場幻夢中甦醒。


    畢竟,現實多孤苦、多寒涼啊,那些用低級騙術製造出來的幻覺,可能是她們生活中唯一能觸碰到的一點光亮。

    這是很多老年女性突然玩“老年叛逆”或是屢屢上當受騙的原因。

     03 

    我也是在看了這些新聞後,突然覺得我應該對我爸媽好一些。

    每次我在網上吐槽我爸媽的生活習慣以及他們倆跟彼此的相處方式,就有網友勸我:“真讓人窒息。你不是在老家給他們買了養老房了嗎?讓他們回去啊。”

    我就笑笑不説話。

    且不説“吐槽不等於求助”,就先説道説道我爸媽的生活習慣以及他們倆彼此的相處方式是否對我構成影響。

    在我的觀念裏,這屬於他們倆的事情,不關我事。

    我只是像記錄街邊發生的事情一樣,記錄下他們的日常,但這些日常,進不到我心裏去,也影響不到我的心情。

    哪些事情是“我的”,哪些事情是“別人的”,我分得門兒清。

    別人越界了,我讓他們退回去。
    沒越界,我讓它如其所是。


    之前我把我爸媽趕回去,請了保姆,原因有二:第一、他們倆當我面吵架,打擾了我的清淨。第二、我媽幾次三番要求我站隊並拿“她要回老家”來要挾我,而我不接受任何人的要挾,哪怕這個人是我媽。

    就這樣,我用“趕他們回去”的方式,捍衞了自己的邊界。

    我爸媽回老家待了幾個月後,自己先受不了了。在老家,他們沒事情忙活,根本找不到價值感和存在感。其間,兩個人分別暗示過我幾次,説要過來“幫我”,我以“疫情還很嚴重”為由,一直推脱。

    再後來,剛好我自己也生病了,就給他們一個台階下,把他們倆接過來了。接過來以後,兩個人變“懂事”多了,不再當我面吵架
    (給我製造噪音),我媽也不再動不動要挾我。

    我和父母,達成了某種微妙的平衡,家庭氛圍也變和諧多了。

    我父母身上有一大堆我看不起的毛病,兩人又相處得像是有血海深仇,但總體而言,他們是愛我的。我這不是自欺欺人,而是有證據的:

    第一、在家裏窮得揭不開鍋的年歲,他們省吃儉用供我和弟弟上學。是他們的俯身託舉,讓我免於遭受普通農村女孩“沒畢業就去打工,一成年就嫁人”的命運。

    第二、他們幫我帶孩子,給了我離婚的底氣以及從不幸婚姻的大坑裏爬出來的力量。

    第三、在生活的各個細節上,他們很在乎我的安危、感受,雖然有時候用的是讓我感到很不舒服的方式。

    你們別看我成天在微博上吐槽我爸媽,但實際上,我內心深處對他們充滿了悲憫。

    他們把自我矮化為我的保姆,但我一直都把他們當“人”看待。

    我父母在各自的原生家庭中都沒有被好好愛過,兩人組成了再生家庭卻彼此怨懟一輩子,也沒有真正被“看見”過、被“愛”過。

    這是他們的不幸。


    如今,我有能力也有意願當那個giver,自然就想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對他們好一些。

    家裏的宅基地被人佔了一點點,勾起了他們在農村備受欺辱的痛苦記憶,兩人寢食難安,那我就回去幫他們解決,並給他們在老家買了套養老房
    (純買給他們長志氣、充面子、增加安全感用的,反正最後都是我的,結果不小心還增值了)

    兩個人相處不來,那我就把自己的房子都租了出去,跑出去租了大房子,拉開他們的物理距離
    (光不必再共同一個洗手間,就減少了很多矛盾)

    創業後,我也很忙,跟他們聊天的時間也不多。關鍵是,他們每句話裏都自帶PUA我的屬性,我也不愛跟他們聊,但是,我們住在一起的話,我還是有很多時間和機會向他們表達“我看見了你”。

    比如,我爸一個人在洗手間洗澡,如果洗手間傳來異常的響聲,我會在門口問一句“老爹,你沒事吧”,我爸回答“沒事,能有什麼事”,但在他回答的語調裏,我能感覺到他有安全感。

    比如,我媽一輩子勤儉節約,但同時她也愛美。我媽喜歡珍珠項鍊,但一直不捨得花錢買。我就買來,她,並謊稱是商家找我做推廣送的樣品。她戴起來照鏡子,我從鏡子裏她的表情裏,看到了“安全感”。

    這些東西,如果不是住在一起,他們很難感受到。

    有時候想一想,老年人想要的是什麼呢?

    是錢嗎?權勢嗎?地位嗎?優越感嗎?我覺得都不是。

    他們想要的,就是安全感,一種“我被看見了”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他們彼此(可能)給不了,只有和他們住在一起的兒女能給到。

    我不是愚孝,我只是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在不損耗自我元氣的前提下,當一個能給出愛、給出安全感的giver,並陪他們走過生命的最後一程罷了。

    以上。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一點碎碎念 

    有網友問我:羊,看完了你的《願你有徵途,也有退路》,書中描寫的你和父母的關係很温馨、令人動容,是你寫這本書時的真實感受嗎?

    我的回答:

    當然都是真實感受。人性是複雜的,感情也是。我們對另一個人的感情,可以是愛恨交加,而不是“只有愛”和“只有恨”這兩個極端。

    我對父母的愛和感激,是真實的。但他們侵入我的疆界、以愛之名、孝順之名綁架我,讓我心生不適也是真實的。也真心希望大家不管看待什麼事物,都儘量摒棄兩極化思維。昨天批評我連“孝”字都不會寫的那個同行,就陷入了這種思維。

    你在文章裏吐槽你爸媽=你不孝,你在文章裏感激你爸媽=你很懂感恩。這種等式,不一定成立。前者是客觀事實,後者是自己的主觀評判。

    我們總是急於定性、急於把看到的事物放到自己的頭腦里加工,可這可能會阻礙我們瞭解真正的事實、看到本相。當然,這也沒什麼不好,因為我們都要通過主觀評判找到同類,以消解生而為人的孤獨。

    但是,我們還是該有這樣一種認知:一個蘋果可能會呈現兩種顏色,曬到太陽的那一面顏色會偏紅,沒曬到的那一面顏色偏綠。我們看到的那個蘋果,它就是一個蘋果,而不是蘋果醬。

    謝謝你的時間,我們相約明天見哦。

    關注「晏凌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