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junvip / 待分類 / 不認命的羅永浩

分享

   

【多寶集運】不認命的羅永浩

2020-10-12  songjunvip

在收穫讚賞與嘲笑這件事上,羅永浩一直有過人的天賦。

作為前英語老師,初代網紅,連續創業者,老羅開過網站,任職過新東方,辦過英語培訓,圍堵過方舟子,砸過西門子,做過手機,做過軟件,做過TNT,替別人吆喝過抗菌材料,在經歷過一系列的失敗之後,老羅一度被列為失信人。

在經歷了被維權,被收購,最終黯然退出手機行業之後,老羅曾經渴望的重建一個嶄新的智能手機交互世界宣告失敗。

做手機這幾年,老羅培育了一批黑粉,得罪了無數友商,甚至連曾經追逐老羅腳步的年輕人,也被三番五次傷了心。

最後大幕落下,老羅欠下一屁股債,一個信譽良好的人,因為創業,而成為一個失信人,這很悲壯。

老羅發微博説,實在不行,我還可以賣藝還債。

現在老羅準備開始買藝了。

他決定在這個全民直播的時代開始他的直播帶貨生涯。

直播,又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儘管老羅曾經是初代網紅,曾經以老羅語錄風行互聯網,但如今鮮肉和美女並起,羣雄逐鹿,人人都能靠着美顏和濾鏡對着手機説幾句,老羅還是一頭殺進來。

老羅拿出自己壓箱底的本事,飛進一個賺錢的風口,為此還拍攝了兩隻土味視頻,也許這不是老羅的主觀意願,此時距離他立志成為一個偉大的產品經理,成為一個天生驕傲認真的工匠,已經相去甚遠。

但留給老羅的選擇其實不算太多。

他還不甘心,他還欠着債,除了欠別人的錢,還欠他的粉絲一個夢想成真的應許時刻,也欠他自己一個兑現,兑現他曾經吹下過的牛逼。

人到中年,微胖的老羅,這一次帶着孤勇而來,迎接他的卻是未知。

等着看笑話的人,已經迫不及待。

在網上嘲笑羅永浩,幾乎成為某種政治正確,羅粉,情懷粉,似乎都成了一種罵人的話。遠不是當年粉老羅語錄的那些年輕人期待的樣子。

人們嘲笑太久,以至於詞彙都用盡了,沒興趣,沒熱度,那就算了,轉身繼續自己的生活,尋找一個嶄新的嘲笑對象,嘲笑對他們來説,沒準兒是一種剛需,只要有嘲笑對象,他們就不是最差的,他們得以獲得優越感,聲稱羅phone,TNT,聊天寶,抗菌材料,都被我們笑話死了,嘲笑多有力量啊。

他們嘲笑到了最後,已經懶得嘲笑,甚至不願意再多看一眼這個在舞台上滿頭大汗,賣力表演的胖子。

但羅永浩還在。

這個中年人在微胖的身體裏總是藏着能量,一個有些邪性的小宇宙,始終在他體內燃燒。

他經歷過許多人不曾經歷過的失敗,他一度沉浸在用一己之力改變一個行業的宏偉願景裏,帶着一種不合時宜的天真,一路撞出膿和血,驕傲過,妥協過,打過自己的臉,説出過曾經自己絕不會説出來的話,追捧和嘲笑始終伴隨着他,左右互搏,輪流占上峯。

即便作為他的忠實粉絲,也每每在粉轉路、粉轉黑,黑又轉粉的變化中掙扎着。

能帶來這千層餅般複雜體驗的“網紅”或者“偶像”並不多見。

從這一點上來説,我們應該珍惜老羅。

他就是平靜湖面上落下來的一顆猙獰的石頭,總能激起或大或小的水花,讓湖面不至於無趣。

作為第一代錘子手機的用户,切實感受到錘子手機是一個失敗的產品,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它還是在同質化的世界裏帶來一些不一樣,像一個孩子做出來的全新玩具,篤信以後每個人都會從這種新玩具裏獲得效率和快樂。

那些被友商照搬抄走的交互創意,還在服務着那些喜歡這種“不一樣”的人。

從這一點上來説,老羅取得了某種成功,儘管不是以他預想的方式。

那些倒在成功路上的人,曾經給我們帶來過感慨和快樂,甚至是一場大型的“替我成功”真人秀,讓我們不至於一直身在一種同質乏味的生活裏,偶爾也能吹到一股妖風,打個冷顫。

前路總是未知,老羅披上了斗篷,站在疾風裏,在羣雄並立的山頭上,想要搶下一塊地盤,他或許會大放異彩,或許會黯然退場,但屢敗屢戰,至少證明,他還輸得起。

輸得起的人,都是英雄。

四月一號,羅永浩,久違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