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萬重山 / 黨史國史參考... / 周恩來如何處置11名美國間諜讓聯合國震驚?

分享

   

周恩來如何處置11名美國間諜讓聯合國震驚?

2020-10-10  踏遍萬重山

本文原載於《世紀風采》

兩起美國間諜案 震驚美國朝野

1954年11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軍事審判庭開庭審判兩起美國間諜案,控訴包括11名美國人在內的22名罪犯。當天,首都各界的數百名羣眾來到最高人民法院軍事審判庭上旁聽,罪犯的罪證陳列在一邊,手槍、衝鋒槍、卡賓槍、收發報機、空取器等赫然在目。

審判長賈潛宣佈開庭後,首先受審的是唐奈、費克圖的間諜案。11名身穿黑色棉襖、剃着光頭的嫌犯在解放軍戰士的押解下進入法庭,在審判席對面一字排開。審判長一一傳訊了各被告的姓名、年齡、國籍、籍貫。通過軍事檢察員姚倫宣讀起訴書,得知:

1952年11月29日夜裏,一架美國中央情報局C-47型間諜飛機由美國駐漢城的軍事基地起飛,沿着朝鮮的東海岸向北飛行,小心地繞過地面高射炮防空火力網,趁着夜色越過鴨綠江,偷偷進入中國領空,向中國吉林省安圖縣方向飛去。為掩人耳目,飛機上沒有任何標誌,機內除兩名飛行人員之外,還有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務24歲的約翰·托馬斯·唐奈和27 歲的理查德·喬治·費克圖。他們此行的任務極為機密,就是要用空取器接回以前被他們空投到中國東北的間諜李軍英,以便從李那裏取得所蒐集的情報,並聽取間諜活動的情況彙報,進而繼續對中國空投更多的特務。

深夜,飛機飛抵預定地點吉林省安圖縣境內,並在上空盤旋,駕駛員在搜尋地上目標,唐奈和費克圖則準備操作空取器。所謂空取器實際就是一個升降裝置,在飛機不着陸的情況下,利用它可以把地面上的人或物資拉到飛機上。找到目標後,唐奈正準備放下空取器,忽然密集的炮火從地面發射過來,飛機來不及逃跑,已被炮火擊中,晃晃悠悠地朝地面扎去。唐奈和費克圖見情況不妙,緊急跳傘逃生。隨着巨大的爆炸聲,飛機落地,兩名駕駛員同飛機一起葬身火海。唐奈和費克圖撿了條性命,被我公安部隊活捉。在打掃戰場時,解放軍戰士從飛機的殘骸中發現了卡賓槍、衝鋒槍、無線電台、收發報機等武器裝備和間諜工具。

審訊時,他們兩人承認,此次來中國的目的,是為了要從空中接走李軍英,獲取他在中國蒐集的情報。

審判長詢問之後辯護人發言,為唐奈和費克圖擔任辯護人的是公設辯護人趙希倫。此外還有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的劉度、吳英、馬駿三位教師為其他被告擔任辯護。

辯護人説:美國侵略集團是專門從事侵略的,被告在這個集團統治下受了反動教育,以至做了特務,許多被告年紀還很輕。被告犯的罪行除被告自己應負的責任外,還應歸罪於美國的侵略集團。因而,這些情況請審判長在量刑時參考。

審判長經綜合審理,最後宣判:被告唐奈判處無期徒刑,被告費克圖判處有期徒刑20年。

接下來審理的是美國間諜阿諾德案。1953年1月12日下午,美國空軍第十三航空隊五八一空中補給通訊聯隊上校阿諾德,帶領美軍第九十一戰略偵察中隊少校作戰官包莫、上尉機長維地等14人,駕駛偵察機從日本橫田基地起飛,晚上9時許侵入我安東 (今丹東)地區,進行戰略偵察。解放軍空軍部隊發現敵情後,戰鬥機立即起飛迎敵,在安東西北五龍背火車站附近上空將其擊中。

阿諾德等慌忙跳傘,結果有3個人當時就摔死了。阿諾德和其他11個人逃過一死,趁着夜幕躲藏起來。第二天一早,附近的村民發現了掛在樹上的降落傘和摔死的美國人屍體,立即組織起來搜山,很快,阿諾德等人被村民抓獲。

經審理,軍事審判庭最後判處阿諾德徒刑10年。其他罪犯也分別判了不同的徒刑。

中國政府對兩起美國間諜案的公開審判通過廣播傳向世界,美國人得到消息後朝野震驚。

美國政府借聯合國對中國施壓

11月24日,中國媒體將審判美國間諜的消息發出後,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一個抗議聲明,聲明説:唐奈和費克圖是美國陸軍部在日本僱傭的“文職人員”,美國方面一直以為他們在1952年11月從朝鮮飛往日本的一次飛行中死亡了。他們如何落入中共手中,美國是不知道的……今天北京的廣播是我們第一次聽説他們被中共拘留着。

接着,美國國務院指令美國駐日內瓦總領事戈温約見中國駐日內瓦總領事沈平,提出口頭抗議。當時,美國政府一直堅持不跟中國直接接觸,但為了被拘留的美國人,他們不得不破例約見我領事人員。

同時,美國人又請英國政府出面幫忙。11月27日,英國駐華代辦杜威廉將美國政府的抗議照會轉到我外交部,聲稱:美國政府對中國政府“判處11名美國武裝部隊人員及陸軍部僱傭的兩名美國平民徒刑與道義不符的行為提出強烈抗議”。

美國人還在照會的最後發出威脅道:中共當局應當記住,美國人民迄今一直自制地忍受着中共對美國國民所犯的一大串暴行。其實,真正製造事端的是美國。據不完全統計,從1951年到1954年間,美國和國民黨特務機關一共向中國大陸派遣了230多名特務,空投各種輕重武器上千件,彈藥十幾萬發。

接下來,美國各方紛紛狡辯。美國遠東空軍司令部發言人説,阿諾德等“從來不曾飛到對方的領土上空”,説他們當時的飛行是“去北朝鮮上空執行散發傳單的任務”。至於唐奈和費克圖,這個發言人乾脆説,“這兩人偷乘了一架民用航空運輸公司的飛機,這架飛機在1952年12月2日在漢城和東京之間上空神祕地失蹤了”。

這些人狡辯的核心內容有兩點,一是否認美國人曾進入過中國的領空。二是説唐奈、費克圖等是“平民”,不是特務。

不過,唐奈和費克圖被俘之後,從他們身上繳獲了一張地圖,這是一幅美國軍方航空測繪的二十五萬分之一的中國吉林省安圖縣的地圖。在地圖上面還標有一個箭頭,指向安圖縣老嶺區,這正是他們被擊落被俘的地方。唐奈自己也承認,這是他們預定接頭的地點。

至於唐奈的身份,他自己則供認,他是1951年6月參加美國間諜機關中央情報局的,當年12月被美國中情局派至該局駐日本間諜機關工作,擔負訓練特務和對中國進行空投特務的任務。

美國人最後知道,他們的所謂“抗議”不可能為中國政府所接受,而且他們的威脅也絕嚇不倒中國人。於是,變換手法,準備通過由美國操控的聯合國,來對中國實施壓力。

美國國務院的計劃是通過聯合國這個舞台,把間諜案炒作弄大。他們恬不知恥地把這兩起間諜案同朝鮮問題、戰俘問題扯到一起,然後聯絡跟美國立場相同的國家,在聯合國大鬧,提請聯合國大會討論。

於是,美國國務院將其抗議照會的副本遞交聯合國祕書長哈馬舍爾德,要求他向其他會員國散發。美國國防部也發表聲明,聲稱被中方判決的11名美國人“符合日內瓦戰俘公約所規定的戰俘身份”,“扣留他們的做法是顯然違反朝鮮停戰協定的”。

針對美國在聯合國的炒作,12月1日,我外交部國際司提出了迴應美國的意見,周恩來看後指示:我判決美國間諜是我內政,有我們自己的法律尊嚴,與聯合國何干?!如我告到聯合國,是我自己套上圈子。至於敵人大罵,我們才不怕!對危害我國家的外僑,要按我國法律辦,一定要判刑,對其中表現好的,可另行對待。

從12月2日開始,美國同其他15個“聯合國軍”成員國多次商談,兩天後,美國代表正式提出議案,要求聯合國“採取決定性行動使十一名官兵和所有其他仍被拘留的聯合國軍被俘人員獲得釋放”。

在美國的操縱下,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對美國的提案進行了表決,以47票贊成,5票反對,7票棄權通過了美國的提案。接下來,美國就藉此讓聯合國祕書長哈馬舍爾德出面“斡旋”。

聯合國祕書長連發三封電報

就在聯合國大會通過美國提案後的當天下午,聯合國祕書長哈馬舍爾德連發三封電報給周恩來總理,第一封電報説:聯合國大會請我設法使1953年1月12日被中國部隊俘獲的11名聯合國軍人員和所有其他仍被拘留的聯合國軍被俘人員獲得釋放。考慮到一切事實和情況,在此事上祕書長必須親自擔負起特別的責任。鑑於我對此事的關心,我將欣賞獲得機會親自同您商談此事。為此理由,我願意請問,您是否能在北京接見我。我願建議在12月26日之後不久作一次訪問。如您接受我的建議,我願請問,在哪個時候左右的哪一個日期對您是合適的。

這封電報表示了他急切想來中國跟周恩來總理會晤的願望。他接着發的第二封電報的意思是試探周恩來,因為他對周恩來是否會很快給予答覆心裏沒底。第三封電報,是想促周恩來儘快答覆。

從美國方面來説,他們想讓哈馬舍爾德來北京,有幾方面的考慮。首先,希望利用哈氏的地位和影響,促使中國政府釋放在押的美國間諜,這是他們的首要目的。其次,美國人知道,由他們直接出面跟中國政府鬧,恐怕鬧不出什麼名堂,所以,把球踢給聯合國,使這個問題國際化,同時也可以藉此緩解國內各方對政府的壓力。第三,如果哈馬舍爾德北京之行沒有取得什麼結果,那麼,這也可以成為美國對中國採取更加強硬政策的藉口,同時,也可以壓英國、法國等跟它採取一致行動。

周恩來看過哈馬舍爾德的電報後,口述了一份指示給喬冠華,要他起草一個回電,闡明中方在美國間諜問題上的立場。在電報中要指出:美國間諜案是中國的內政問題,我們奇怪聯合國為什麼不譴責美國違反聯合國憲章派遣特務間諜到中國做壞事,反而幫助美國索回它的間諜?! 聯合國這樣做使聯合國的權威地位更加喪失殆盡。

為了澄清間諜案的真相,周恩來強調,要把事件再敍述一遍,並且把其他許多美國間諜對我國進行的破壞活動也列上去。

周恩來同時指出,美國間諜案與戰俘問題無關,不能因為空投下來的是穿聯合國軍軍服的特務,就把間諜案與戰俘混淆。幾年來我們多次發現美國飛機侵犯我國領空,難道任何一架飛機都跟聯合國有關? 如果你作為主持和平正義的聯合國祕書長,你一定能瞭解我們的憤慨的正義性和理直氣壯,你一定不會認為此時來中國和我們談判此事是適當的。如果你另外表示願來訪問中國,那麼我們表示歡迎。

周恩來讓喬冠華根據上述意思擬一個電報稿,喬冠華起草好電報稿後讓周恩來看。周恩來看過後,斟酌再三,沒有立即發出。

中方沒有立即迴音。對於中方是否同意哈馬舍爾德訪華,不僅哈馬舍爾德自己心裏沒底,美英等國也沒底。

當時,周恩來認為,哈馬舍爾德要來中國是美國政府的主意,他來的目的自然是按照美國人的授意,替美國人説話。但從另一個角度説,聯合國祕書長來中國,對中方也有有利的一面,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更直接地揭露美國的反華罪行,闡明我們的原則立場和觀點,特別是可以在中國在聯合國代表權問題上,直接做工作。

12月16日下午,周恩來再次指示喬冠華重新起草兩個電報,一個如前面所説的,闡述中國的立場,並要求哈馬舍爾德將這份電報轉發除國民黨集團代表以外的其他各國出席聯合國大會的代表。另一個電報寫三句話:一、收到了你要來中國的電報,我們為了和平,為了緩和國際緊張局勢,我們準備在我們的首都接待你,和你談有關中國的和平問題。二、關於你來電所提的美國間諜案,我們的立場已詳見另電。三、你何時來中國?我們表示歡迎。

哈馬舍爾德當天就給周恩來回電,表示“我欣待着同您會晤的機會”,並説正將周恩來的電報分發給各國代表。

中方同意哈馬舍爾德訪問北京,哈馬舍爾德心裏踏實下來。美國人也高興,杜勒斯對聯合國的同夥們説,大家可以暫時“保持緘默”,給祕書長一個發揮作用的機會。


49歲的哈馬舍爾德出生於瑞典貴族家庭,1953年3月25日,法國代表提名哈馬舍爾德為聯合國祕書長人選,聯合國大會投票表決結果為57票贊成,1票反對。國民黨當局的代表投了反對票。在國際事務方面,哈馬舍爾德標榜“中立”,表示願意“充當兩大勢力間的橋樑”。

對於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問題,他原則上表示同意。當時國民黨在聯合國有不少僱員,有的已到退休年齡,哈馬舍爾德表示不再從台灣徵聘,以便給以後的中國大陸留有位子,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國民黨當局投他的反對票的原因。

日內瓦會議之後,他曾説:“亞洲的一部分(共產黨中國)在聯合國中沒有代表,是一種反常現象,這是一個弱點。” 但同時,他又強調,即使恢復中國的席位,也不能給中國在安理會的否決權。

哈馬舍爾德在京斡旋

1955年1月5日下午,哈馬舍爾德一行抵達北京。當天下午4點半,周恩來在中南海西花廳會見哈馬舍爾德,章漢夫、喬冠華等外交部人員陪同會見。

會談中,哈馬舍爾德很會説話,他首先向周恩來表示敬意,感謝對他的邀請和接待。接着説,由於中國在亞洲的重要性,他很久以來就想跟周恩來建立個人聯繫。雖然他這次來包含一些複雜的情況,但他深信會談是會有成效的。

周恩來對哈氏的來訪表示歡迎,稱他為中國人民的新朋友。哈氏聽了非常高興。

從第二天下午開始,雙方在中南海西花廳進行正式會談,雙方一共舉行了四次會談。會談當中,周恩來重申了中國在處理美國間諜案問題上的立場,強調中國政府對此案的處理完全是中國的內政,聯合國關於這個問題的所謂決議案中國是決不能接受的。

周恩來指出,雙方應該把會談的重點放在政治問題上,從政治上尋求緩和緊張局勢的辦法和措施。他同時談了台灣問題,揭露了美國製造台灣海峽緊張局勢的圖謀,指出聯合國在朝鮮問題和中國代表權問題上的態度是不公正的。

哈馬舍爾德一邊為美國人辯解,一邊打着聯合國憲章的招牌,拐彎抹角地想把美國間諜案同聯合國扯到一起。雙方圍繞各自的立場你來我往,意見分歧很大,以至於使周恩來在一次會談時説:“我認為遺憾的是,我們共同的見解竟如此少,不同的意見卻比較多。”

1月10日下午雙方舉行最後一次會談,同前面相比,這次會談的氣氛顯得融洽一些。 會談中,周恩來表示,可以允許美國犯罪分子的家屬來中國探望,具體做法可以交給中美兩國駐日內瓦的總領事去談。

哈馬舍爾德提出中方是否可以提供美國間諜的生活照片。周恩來答應可以,因為時間關係,只能交給瑞典駐華使館,由其轉交哈馬舍爾德。

哈馬舍爾德對此感到非常高興,一再表示感謝。從他個人的角度來説,有了這個結果,也算不虛此行。

1月11日上午,哈馬舍爾德一行乘專機離開北京。

哈馬舍爾德返回美國後,斡旋活動仍沒有停止。4月26日,瑞典駐華大使轉來聯合國祕書長哈馬舍爾德致周恩來的一封信,仍是希望中國政府能夠釋放在押美國間諜。隨信還附了12封美國在華罪犯家屬給周恩來的信。這些信實際上是在美國政府的策動下寫的。

當時中國政府出於人道主義考慮,同時也希望通過讓這些罪犯家屬親眼看看我人民政府對美國罪犯的教育改造,揭穿美國政府所謂中國政府虐待美國囚犯的謊言,所以,同意家屬來華探視。

美國政府當然不希望這些家屬到中國來。當時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曾寫信給每個美國間諜家屬,不允許他們到中國去。在美國政府的矇蔽、壓力下,一些原本希望來中國探視的家屬改變了計劃。在這些信裏,美國罪犯的家屬一方面感謝中國政府對在押犯人道主義的對待,另一方面,則懇請中國政府能夠將他們儘早釋放。

信中説:感謝中國政府同意犯人家屬來華探訪,但來華路途遙遠,在監獄會見親人徒增悲痛,不如把他們早日釋放。

中國政府完全看透了美國政府的用意,經過研究,決定以中國紅十字會的名義給他們回信,信中説:收到你們經哈馬舍爾德先生轉給周恩來總理的信。周恩來總理對於你和你的家庭困難處境深表同情。你們不能到我國來探訪你的兒子(丈夫),我們感到很遺憾。但是無論你在什麼時候能夠前來,中國紅十字會總是準備幫助你的。

中國政府的策略之舉,使美國政府的企圖沒能實現。那些罪犯家屬雖然沒能來中國,但是對中國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讚賞。


中國宣佈提前釋放11名美國間諜

幾乎是同時,中美兩國駐日內瓦的總領事關於此事的談判一直在進行當中,美國方面竭盡全力施壓想使中方釋放在中國的美國間諜罪犯,中方則要求美國不得阻撓中國留學生回國。雙方針鋒相對,談判異常艱苦,而由於美國人缺乏誠意,會談成效甚微。

在出席亞非會議,周恩來抵達萬隆的同時,中方釋放了4名因從事間諜活動被捕獲的美國飛行員。

4月23日,周恩來表示:“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是友好的。中國人民不想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跟美國人坐下來談判,討論緩和遠東緊張局勢,特別是緩和台灣地區緊張局勢的問題。”

當時中美高度敵對的狀態下,周恩來這個出人意料的聲明,表明了中國政府尋求和平的願望和誠意,在國際上引起了反響。美國國務卿杜勒斯隨後也表示,中美坐下來談判是有可能的。

7月13日,新任英國駐華代辦歐念儒來到外交部,向周恩來總理兼外長遞交委任書。在隨後的談話中,歐念儒説,他今天上午接到英國外交部的指令,要他轉達美國政府致周恩來的口信:

你們和我們在日內瓦的領事代表們曾經在過去一年中對於願意回到他們各自國家去的平民的遣返問題有過間斷的會談。結果對我們來説是令人失望的。有人建議,如果這些會談是在更有權力的一級上進行的話,則將有助於這個問題的解決,這也將有利於進一步地討論和解決我們雙方之間目前有所爭執的某些其他實際問題。如果你對此贊同的話,我們將指定一個大使級的代表在上述基礎上同你們相當級別的代表於相互同意的日期在日內瓦會晤。

歐念儒轉達完口信接着説,英國政府認為這個建議是有用的,英國政府希望中國政府能接受這個建議。

周恩來表示,對於美國政府的這個建議,中方研究之後會通過英國代辦處給予回覆。7月15日,周恩來召見歐念儒,對美國的建議給予答覆,通過英國政府轉達給美國政府的口信:

在過去一年中,我們對於美國在華僑民的情況,曾經向你們作了適時的和具體的通知。但是,關於中國在美國的僑民,特別是中國在美國的留學生,我們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和適當的回答。因此,一年來中美雙方在日內瓦會談的結果,對我們來説是更不能滿意的。我們認為你們來函中所述及的建議是有用的,即中美在日內瓦的會談在更有權力的一級進行,以便有助於雙方平民回國問題的解決,並且有利於進一步討論和解決我們雙方之間目前有所爭執的某些其他的實際問題。我們將按照這個建議派出大使級的代表同你們的相當級別的代表在日內瓦會晤。

中美將舉行大使級會談的消息一傳出,世界各國媒體十分關注,各報記者紛紛向中國駐瑞士公使館和駐日內瓦總領事館打探消息。

中央對中美大使級會談很重視,決定由中國駐波蘭大使王炳南擔任中方談判代表。而美國派出的談判代表則是在日內瓦會議上跟王炳南談判的那位美國駐捷克大使約翰遜。外交部還成立了由章漢夫、喬冠華等參加的會談指導小組,按照周恩來的指示,制定了會談方案和對策。當時我方是做好了大使級會談的基礎上,進而舉行外長級會談的準備。

為了爭取會談的主動權,中央決定在會談開始之前,釋放阿諾德等11名美國間諜,但不包括唐奈和費克圖。

7月30日,外交部電告王炳南大使,中央決定在中美大使級會談前,以服刑期間表現較好為理由,由最高人民法院宣佈提前釋放阿諾德等11名美國間諜,指示王炳南在第一次跟美方會談時搶先宣佈這一決定。

在此之前,監獄方面特意安排犯人們洗了澡,理了發,他們感到要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是,誰也沒想到是要提前釋放他們。

當法官宣佈釋放決定時,這些人開始都不敢相信,過一會兒當他們確信這一切都是真的時,罪犯們頓時異常激動,有的痛哭流涕,有的連連伸出大拇指,用半生不熟的中國話連聲説:“中國偉大,中國偉大。” 還有的趕緊拿出他們的打火機等,硬塞到看守人員的手裏,表示感謝。

隨後,監獄方面逐一發還了他們的個人物品,接着安排他們聚餐,但是,這些人激動得什麼也吃不下去。在辦理釋放手續時,他們的情緒還是非常激動的,包莫在釋放證上簽名時,手有些發抖。

當晚10點50分,在8名警員的押解下,他們登上汽車,前往前門火車站。一路經過德勝門、鼓樓、景山、天安門,犯人們興奮地四處張望,不停地向翻譯人員詢問這是哪裏。當經過天安門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湧到車窗前睜大了眼睛凝望,神情異常興奮。

8月4日中午阿諾德等人抵達深圳,在辦理完相關手續後,將他們帶到羅湖橋頭,轉交給等候在那裏的美國空軍中校聯絡官。

中國釋放11名美國間諜的舉動,引起國際社會的普遍好評,其中曾參與斡旋的印度、緬甸等國政府,都對中國政府為緩和遠東緊張局勢作出的努力表示讚賞。

7月底王炳南抵達日內瓦。8月1日中美大使級會談正式舉行。無論是中方代表王炳南,還是美國代表約翰遜,都沒有想到這一談就是9年,沒達成任何協議。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