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萬重山 / 2016文史精華 / 公元757年十月初八日,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

分享

   

公元757年十月初八日,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破壞了人倫秩序

2020-10-10  踏遍萬重山

小方閲盡萬千篇史記,只為展現歷史長河;歷史長河孕育了真理,讓小方帶你走進歷史文化,學習歷史智慧!

公元755年12月16日,安祿山召集諸將,詐稱有密旨來召,要求自己立即率兵勤王。眾將聽後都一臉驚訝,不敢多説一句話。於是安祿山起兵十五萬,自范陽進發,迅速攻克了河北二十四郡,佔領東都洛陽。唐玄宗急命李隨為河南節度使、許遠為睢陽太守,令其阻擊叛軍的東南側,切斷通往江淮的要道,確保江南漕運暢通。此時平原太守顏真卿率先起兵平叛,河北諸郡在淪陷一個月後又爭相呼應官軍。唯有譙郡太守楊萬石想要投靠安祿山,他逼迫下屬張巡去向叛軍獻降。張巡不肯聽命,在逃到真源之後,他便率領吏民痛哭於老子廟中,之後召集義兵二千餘人,為朝廷堅守雍丘城。

安祿山於次年正月稱帝后,叛軍遲遲未見進展。五月份,郭子儀與李光弼擊敗史思明,收復了河北十餘郡。安祿山大為驚恐,一度想要退回范陽。誰知一個月後,哥舒翰在唐玄宗的命令下,棄險不守,選擇主動出擊,結果導致全軍覆沒,潼關被叛軍攻佔,局勢急轉直下。敗訊傳來,唐玄宗急忙丟棄京城,往川蜀地區逃命。郭子儀、李光弼被迫分兵南下增援,導致襲擊范陽的行動失敗,戰亂進一步擴大,而那個恐怖的日子也就要到來了......

張巡轉戰睢陽城,悲劇即將上演

唐玄宗逃走之後,河南、河北與關中的大部分地區都被安祿山佔領。叛軍只要繼續向東南推進,在攻克雍丘與睢陽之後,便可控制住富庶的江淮地區,並且切斷漕運要道,那樣唐朝就會被擠壓在寧夏與四川這兩個偏遠的地方,太皇上唐玄宗與今上唐肅宗都再無還手之力了。

於是,叛軍令狐潮奉命進攻雍丘,他與守城將領張巡是故交,在交戰之前,二人於城下交涉。令狐潮大聲説:“天下事去矣,足下堅守危城,欲誰為乎?”

張巡迴答説:“足下平生以忠義自許,今日之舉,忠義何在!”令狐潮面露愧色而退,他令軍隊團團圍住雍丘,切斷城中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四十天後,令狐潮又對張巡説長安已經淪陷,皇上自己都逃亡去了,你何不趁早投降?當時有六名將領認為眾寡不敵,玄宗存亡未可知,不如投降為好,張巡便假裝同意。第二天,他在大堂上陳設玄宗的畫像,然後引六名將領到跟前,當着眾人的面將他們全部斬首。

眼見糧草即將耗盡,張巡便打開南門,假裝向敵人叫戰,暗地裏卻派勇士銜玫渡河,偷取了叛軍的千斛鹽米。他還讓士兵們編出一千餘個稻草人,趁着夜色沉下城去,誘使敵人爭相射擊,以此借得弓箭數十萬枝。之後又趁敵人鬆懈的機會,放下五百名敢死之士,前往焚殺敵軍的營帳,使令狐潮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在經過四個月的戰鬥之後,張巡以三千人的兵力前後斬殺叛軍數萬人。

然而,隨着山東地區淪入敵手,雍丘的糧道被斷絕了。張巡只得率眾轉戰寧陵,他於唐肅宗至德二載收到睢陽太守許遠發來的急報,説叛將尹子奇正引兵十三萬來犯,如果睢陽失守,江淮就保不住了。張巡聞訊,急忙離開寧陵,率領三千兵馬進入睢陽,與許遠組成一支僅六千八百人的守城部隊。

要想救更多人,就得先吃掉部分人?

張巡入城之後,許遠自知才能不如,便將主帥的位置讓他,自己則負責後勤保障的工作。

在張巡的指揮下,官軍與叛軍一天之內交鋒二十回合,晝夜苦戰不休。在十六天裏,共生擒叛將六十餘人,斬殺士卒兩萬有餘,在付出巨大的傷亡之後,叛軍只得連夜退去。

為了防止官軍乘勝收復陳留,心有不甘的尹子奇在一個月後又領兵來犯。張巡便對士兵們説:“吾蒙上恩,賊若復來,正有死耳。諸君雖捐軀,而賞不直勳,以此痛耳!”於是宰殺黃牛來犒勞軍士,眾人皆為之感泣。將領南霽雲等出城迎敵,徑直進攻尹子奇的大營,斬拔將旗而還。在這次交戰中,尹子奇被射瞎了左眼,叛軍只得解圍而去。

然而,到了七月份的時候,叛軍第三次來攻。此時,睢陽城中的糧草已經耗盡了,士兵每天只能領到一小點米,要摻着茶紙和樹皮才能下嚥。在前兩次交鋒之後,士卒消耗至一千六百人,且都疾病纏身,不堪戰鬥。眼見城中日益危迫,張巡便令南霽雲突圍而出,向彭城的許叔冀求救,不料後者閉門不見。南霽雲只得再往臨淮去找賀蘭進明,進明認為睢陽馬上就要淪陷了,現在出兵已經沒有意義。於是他大擺宴席來招待南霽雲,想收其為己用。南霽雲大哭説:“昨出睢陽時,將士不粒食已彌月。今大夫兵不出,而廣設聲樂,義不忍獨享,雖食,弗下嚥”。説完拔劍砍掉自己的一根手指,然後回睢陽去赴死。

叛軍知道援軍不會來之後,對睢陽的包圍更加嚴密。張巡與許遠商議,認為睢陽是江淮之屏障,如果棄城而去,叛軍必然乘勝追擊,不僅會被其虜獲,而且江淮地區還會淪陷入敵手,不如堅守以待之。在茶紙吃完之後,他們就開始吃馬;沒有馬吃了,便掏鳥窩、掘地鼠;最後,當一切食物都耗盡之後,驚悚的一幕發生了——

《舊唐書》記載,唐肅宗至德二載(公元757年)農曆十月初八日,看着日漸飢困、衰弱的士兵,張巡唯恐人心危懼,慮將有變,於是他把自己的愛妾牽了出來,面對三軍將士大聲説:

諸公為國家勠力守城,一心無二,經年乏食,忠義不少衰。巡不能自割肌膚,以啖將士,豈可惜此婦,坐視危迫?

於是便將身邊的這個女人殺死、肢解並煮熟,以此來犒勞三軍,將士們看到後都紛紛流淚,不忍心吃人肉,然而張巡還是強迫他們吃了下去。受此“啓發”,許遠也把自己的奴僮推出來殺掉,當作守城的口糧。然而悲劇不僅限於此,史書寫道:

乃括城中婦人;既盡,以男夫老小繼之,所食人口二三萬!

張巡為了守住一座孤城,堅持自己忠君愛國的信念,居然帶頭去吃人,把城中最需要保護的弱勢羣體全部吃光!難道為了救更多人,就得先吃掉一部分人嗎?

張巡救了國家,卻亡了天下

吃人之後,被保全的不是城池,而是氣節。在睢陽淪陷的前夕,張巡面向長安俯首跪拜,痛哭道:“臣智勇俱竭,不能式遏強寇,保守孤城。臣雖為鬼,誓與賊為厲,以答明恩”。説完便與南霽雲等三十六人一同被尹子奇殺害。

睢陽淪陷之後的第十天,唐軍就收復了洛陽,故而張巡被認為牽制了叛軍的兵力,為官軍爭取了時間。不過有人覺得吃人的做法還是難以原諒,對此,張巡的好友李翰等人積極幫他説話。他們認為張巡堅守睢陽,阻擋叛軍入侵江淮,保全了大唐的社稷,實為大功一件。於是唐肅宗便追封張巡為揚州大都督,為他立了廟。《新唐書》也評論張巡説他“雖力盡乃死,而唐全得江、淮財用,以濟中興,引利償害,以百易萬可矣。”肯定他為了保國而吃人的做法,認為吃掉少部分老弱病殘,保全大部分江淮百姓,是功大於過的壯舉。後世的人多循着這種功利的觀念,把人的生命化為數據對比,再無人去正視那些被吃掉的婦女、孩子和老人了。

直到晚明時期,才湧現出一批反思中華文化的啓蒙思想家,他們用全新的觀念來審視歷史,發表許多不同的看法。王夫之就認為張巡的行為是難以用加減法來計算的,他的功績固然很大,但罪過也並不小,李翰與《新唐書》“損數百人以全天下”的觀點是可鄙的。在他們看來,那些被吃掉的無辜之人只是一種代價而已,根本就不值一提。對於這種冷漠的態度,王夫之異常憤慨,他説:“人之不忍食人也,不待求之理而始知其不可也,固聞言而心悸,遙想而神驚矣。於此而忍焉,則必非人而後可。”倘若李翰還有點人性,在聽聞張巡吃人後,早應“心悸神驚”而不忍再重提了。結果他還要昧着良心,把無辜之人的死亡貶低為不可避免的損失,充作他人功績的組成部分,真是全無心肝。

倘若援軍到達,張巡幸而不死,難道他還能帶着吃人者的身份榮登功臣之寶座嗎?他難道不會為此慚愧而自殺嗎?王夫之説:“無論城之存亡也,無論身之生死也,所必不可者,人相食也。”張巡的本分在於堅守城池、完成使命,如果因糧草耗盡而不能生存的話,那就去戰死沙場或者自盡以明志,不應擅自決定他人的生死,不應把別人當作犧牲品來分食。他與惡龍纏鬥過久,乃至於使自身先成為了惡龍,淪入罪惡的深淵。如果説安史之亂破壞了唐朝的法律制度,那麼張巡則破壞了唐朝的道德人倫底線,後者比前者更難以修補。在宋明時期,每當城門快要被攻破時,總有一些“忠臣義士”出來決定婦女兒童的生死,就連那位崇禎皇帝也在砍殺子女之後才上吊自盡,這是對生命的漠視。

顧炎武説:“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張巡就處在保家衞國與亡天下的交匯處,他為了保存大唐江山、報效朝廷的恩養,不惜以“人將相食”為代價,破壞了人倫的基本底線,把國看得比天下還重要,這便是傳統中國人的侷限。顧炎武要對此進行清算,他説:“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天下要比國家更重要,因為天下是萬古不移的人倫秩序,而國家只是百年一變的易姓改號。匹夫要以捍衞人倫秩序為己任,反對率獸食人或人人相食的罪惡。至於易姓改號之事,既然自己不在其位,那就只好交給肉食者們去謀劃了。

張巡帶頭吃人,破壞了人倫秩序,所以亡了天下;他通過吃人,建立了功業,保全了國家,故而那些被肉食者們歌頌,然而,又有誰記得那些被吃了的人呢?

恭喜你瞭解了這段歷史,學習了一個歷史故事,你所學到的就是你的收穫,可以與大家分享!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