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萬重山 / 2016文史精華 / 能幹出這事兒的,除了雍正,我想不到別人

分享

   

能幹出這事兒的,除了雍正,我想不到別人

2020-10-10  踏遍萬重山

文/冰揚波

今兒個,要説的這事兒,或可讓你窺到雍正鮮為人知的一面…

01

雍正十年(1732年)冬,尹泰府。

是日,皇宮內監四宮娥,手捧翟茀翠衣,翩然而至。

眾人正驚愕之際,諸宮娥扶徐氏夫人榻上坐定。

一番梳洗打扮,徐夫人立時靚麗搶眼,螓首蛾眉,花釵燦然。

嘖嘖,真是人靠衣服馬靠鞍,溢美之辭,不絕於耳。

少頃,一內使手捧聖旨至尹府,高呼尹泰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學士尹泰非籍其子繼善之賢,不得入相,非側室徐氏,繼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為一品夫人,尹泰先肅謝夫人,再如詔行禮。”

母憑子貴,徐夫人因子獲封一品夫人,大喜事。

然而,讓宰相給小妾下跪,徐夫人自是不敢安坐受禮,掙扎欲起,四宮娥強按之不得動。

眾目睽睽之下,尹泰面紅耳赤給小妾行跪拜之禮。

一叩首,二叩首…

02

尹泰(?—1738年),章佳氏,滿洲鑲黃旗人,曾歷任翰林院侍講、國子監祭酒、錦州佐領等職。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起,其因病罷職,閒居在家多年。

康熙六十年(1721年)清明節前那場雨,對尹泰來説,絕對是一場喜雨。

因這場雨,尹泰家迎來了一位貴人,皇四子雍親王胤禛。

是年恰逢康熙帝登基六十年大慶。

雍親王胤禛奉旨去盛京祭陵,途中遇雨,遂夜宿尹泰家中。

彼時,尹泰賦閒已八年,早被主子遺忘於腦後,已開啓混吃等死模式。

如今,竟有皇親貴胄登門,尹泰受寵若驚,高規格接待,山珍海味,玉盤珍饈,就差上天摘星星。

飯後茶餘,閒話家常,胤禛以示關心:

“汝可有子嗣在朝為官?”

尹泰忙欣然應答:

“犬子多不成器,只有第五子尹繼善頗具才學正參加鄉試,有望中舉。”

胤禛正色道:“有機會,讓他來見我。”

尹泰心中竊喜,尹家鹹魚翻身的機會要來了。

03

次年,尹繼善進京參加會試,曾專程前往拜謁雍親王。

不想,時逢聖祖康熙帝去世,雍親王胤禛得繼大統,只好作罷。

直到雍正元年恩科,尹繼善一舉考中進士,才和雍正見上面。

這段史實,《清史稿》如是載:

“世宗在藩邸,奉命詣奉天謁陵,過錦州宿焉…見其子尹繼善。”

在電視劇《雍正王朝》中,尹繼善也露了幾下臉。

劇中,雍正元年恩科三鼎甲:狀元王文昭,榜眼尹繼善,探花劉墨林。

狀元王文昭,考場上雍正曾親自為其掌燈,甚是搶眼。

而探花劉墨林,則更是搶眼。

下江南巡視,去處理河南罷考,去江蘇體察民情…是雍正和弘曆的貼身跟班,小紅人一枚。

至於劇中的尹繼善,其雖高中榜眼,卻沒多少戲份,儼然是一跑龍套的。

不過,此為小説家二月河虛構之情節,不可當真。

04

史上,雍正元年恩科之三鼎甲,實則另有其人。

其狀元,為于振;榜眼,為戴瀚;探花,為楊炳。

不過,在這次恩科考生中確有尹繼善其人。

雖未高中榜眼,可胤禛一見到才華橫溢的尹繼善,如獲至寶,疊沐天恩。

從此,尹繼善一路開掛,一生仕途顯赫。

雍正元年(1723年),尹繼善任庶吉士,雖七品小吏,卻是雍正貼身祕書,或在朝佐政,或隨駕出巡…

雲從龍,風從虎,尹繼善乃從龍之臣,極似劇中之劉墨林。

當然,其遠比劉墨林要風光。

雍正五年(1727年),尹繼善遷為侍講,再遷户部郎中。其間,尹繼善曾以欽差身份,外出查案。

這段史實,《清史稿·尹繼善傳》有如下記載:

“上遣通政使留保等如廣東按布政使官達、按察使方原瑛受賕狀,以尹繼善偕。鞫實,即以尹繼善署按察使。”

此次外放,看似平常,實則一好兆頭,預示尹繼善還要升官。

雍正六年(1728年),擢升尹繼善為內閣侍讀學士,協理江南河務,即河道總督。

雍正甚是滿意,如此幹臣,升。

是年秋,尹繼善署理江蘇巡撫,從二品,江蘇二把手。

不止於此,沒過兩年,再次升職。

雍正九年(1731年),尹繼善升為兩江總督,正二品,省部級大官,兩江地區老大。

且,兩江一直是清朝重要財源地,絕對重要崗位。

尹繼善年僅32歲,便已位列封疆大吏,典型一火箭式幹部,嗖嗖的…

當然,尹繼善能力確實出眾,不容置疑。

可六載成巡撫,八載至總督,前所未有,可見雍正對其恩遇之隆。

後,乾隆帝亦為其點贊:“八年至總督,異數誰能遘。”

《清史稿·尹繼善傳》:“六年,授內閣侍讀學士,協理江南河務。是秋,署江蘇巡撫…九年,署兩江總督。”

古人科舉求功名,不過博個封妻廕子。

尹繼善不僅封妻廕子,且還旺爹。

雍正元年,賦閒多年的尹泰擢升內閣學士,旋升左都御史。

05

雍正七年(1729年),尹泰已八旬高齡,加恩授東閣大學士,位極人臣。

中和殿大學士、保和殿大學士、文華殿大學士、武英殿大學士、文淵閣大學士、東閣大學士。此六大學士,史稱“三殿三閣”。

平心而論,尹泰才學並不出眾,實有庸才之嫌。

《清實錄·康熙朝實錄》有相關記載:“非聽人言,朕曾以噶爾圖,問詹事尹泰。尹泰啓奏後…將某某優劣,混將啓奏。尹泰但粗識幾字,凡事不堪任用,誠為小人。”

上述之語,為康熙帝對這尹老爺子的評價,有多犀利。

尹泰大字不識一籮筐,啥事也幹不了,妥妥的一廢物點心。

至此,問題來了。

如此庸才,雍正為何要寵尹泰以大學士之榮?

至於其緣由只有一個,尹泰生了一個好兒子,尹繼善。

愛屋及烏而已,除此別無他解。

對此,雍正並不諱言,且常掛在嘴上。如,雍正七年五月,尹繼善奏河工事,深合機宜,雍正口頭嘉獎道:

“朕嘉悦之懷筆難批諭,汝父積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實為汝父慶幸焉,勉之!”

瞧,尹泰能入閣拜相,明顯是沾了兒子的光。

不信,請接着往下看。

06

尹繼善不僅旺爹,更旺媽。

雍正十年(1732年)冬,尹繼善因調任雲貴總督入宮謝恩時,雍正問:

“汝母,受封否?”

主子此語,觸痛尹繼善傷心事,免冠叩首不止,淚如雨下。

雍正已然明白:

“止,朕知汝意,汝庶出也,嫡母封,生母未封,朕隨後即有旨意。”

尹繼善再次叩拜,額頭觸地有聲,淚流滿面…

不過,他這回流淌的可是喜悦之淚。

尹繼善如此激動,為啥?其生母徐氏,乃老爹尹泰之側室,小妾也。

舊時,妻妾有別。妾地位很低,多處於半奴半妻之窘境。

故坊間有諺:“寧為貧婦,不為富妾。”

何況,尹泰系滿洲官僚,其家規極嚴。

尹繼善之母徐氏,雖為妾室,可仍需伺候尹老爺子及夫人上廁所,猶如婢女一般,每日N次在廁所裏遞手紙,端洗手水,蓋草木灰,順帶聞味兒。

且,面帶笑容,微笑服務是必須的,否則家法伺候。

生母境遇若此,尹繼善情何以堪。可律條擱那兒擺着,尹繼善雖貴為總督也無奈。

何況,《大清律·婚姻》之條文:

“凡以妻為妾者,杖一百。妻在,以妾為妻者,杖九十,並改正。若有妻更娶者,亦杖九十。”

小妾想轉正,不知有多難。

時下古裝劇中,多有美妾成功上位,純屬胡謅八扯。

雍正此恩賜,無疑是送給尹繼善一個天大的人情。

尹繼善豈能不開心?

不料,歸家後尹泰大怒:

“汝欲尊所生,未啓我而奏上,是以主眷壓翁耶?”

拿主子來壓我,尹老爺子甚是火大,舉杖責打,將其官帽上孔雀翎擊落於地,直到徐氏長跪乞求方止。

當然,紙裏包不住火,雍正很快便知曉了此事,適時教訓了一下尹泰,便出現了本文開篇的一幕…

宰相尹泰便向小妾行跪拜之禮。

不止於此,還有一重要儀式。

接下來,尹泰與徐夫人奉旨重行夫婦合巹結褵之儀——雍正為徐氏補辦了一場正式婚禮。

從此,徐小妾終於在尹府有了地位。

07

初看,雍正導演的這出宰相跪拜小妾、重行合巹禮之劇目,頗具戲劇性。

不過,若從雍正為人及性格來考量,還是可信的。

雍正二年(1724年),從雍正給田文鏡奏摺所寫的硃批,可窺一斑:

“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就是這樣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

雍正在冷峻的外表下,着實藏着一顆滾燙的心。

何況,雍正又不是第一次干預臣下的家事。

如,雍正三年(1725年)三月,雍正曾發佈上諭:

“大臣中,現有為伊妻所制,凡事依允者,甚屬可恥,大臣等宜加防範…諸大臣各宜將妻奴嚴管,苟有畏懼掣肘,不得已之處,令密奏朕,朕代諸大臣處分。朕雖日理萬機,而於大臣之家事,尚能辦理。”

説,你們大臣中間很多人怕老婆,什麼事情都聽老婆的,不害臊啊。

若連老婆也管不了就告訴我,我幫你們擺平。

我雖然很忙,但這點小事還是管得了的。

史上,對清世宗雍正皇帝非議頗多。

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用電視劇《雍正王朝》片首曲收尾吧:

數英雄,論成敗,古今誰能説明白。

千秋功罪任評説,海雨天風獨往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