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齋 / 待分類 / 知否知否 | 在北宋做個純臣有多難?看看濮...

分享

   

【多寶集運】知否知否 | 在北宋做個純臣有多難?看看濮議之爭就知道

2020-09-15  菊齋

    ”大丈夫當忠君愛國,不如做個純臣,何必無謂爭執。“

    盛六姑娘冰雪聰明,可是不知道真要做起純臣來,這有多麼的難。

    一場太后和皇帝間的濮議之爭,把顧廷燁、齊衡統統捲了進去。

    先是皇帝黨顧廷燁被太后重打二十大板,皮開肉綻,後是太后黨齊衡當堂被皇帝貶謫。

    朝堂上忽啦啦跪下兩大片,宰執大相公們和諫台言官們互相指責對方是小人。

    既不站皇帝也不站太后,勉強提着一口氣還在做純臣的,只剩下盛長柏和盛紘寥寥數人。

    朝堂上跪倒一片

    盛紘沒跪倒是因為長柏給他遞了眼色

    這個濮議之爭,歷史上是有名的。

    簡單捋一捋是這樣的:

    宋仁宗無子,過繼了堂兄的兒子繼承皇位,這就是宋英宗。

    治平二年,宋英宗繼位後不久,提出要稱自己的生父為”皇考“。

    大臣們立刻分成兩派。

    以司馬光、呂誨為首的台諫們,堅決抵制,認為這不合禮法,英宗繼承了仁宗的皇位,實際上他的生父已經變成法律上的伯父了。只能稱”皇伯“。

    以宰相韓琦和副宰相歐陽修為首的宰執們,認為禮是死的,人是活的,支持英宗稱”皇考“。

    這樣的爭論持續了十八個月。

    因為鬧得太厲害了,曹太后下了懿旨,嚴厲指責韓琦等人。

    治平三年,英宗決意稱生父為”皇考“,由歐陽修修好兩份詔書,其中一份交給太后蓋章後收回。

    據説,太后當天宿醉未醒,糊里糊塗就在詔書上籤了章。

    又據説,是太后身邊的宦官説服了她簽章。

    無論如何,太后已簽章,這事已板上釘釘了。

    詔書下後,呂誨等三名御史貶出京師,包括司馬光在內的台諫官員全部自請貶謫。

    因為此事是論爭英宗生父濮王的名份而來,所以史稱濮議。

    當時朝堂之上,宰執大相公們和台諫言官們針鋒相對,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知否》60集3分20秒:齊衡:“韓大相公首開邪議,妄引經據。” 

    《續資治通鑑》記載:

    是月壬戌,即與侍御史範純仁、太常博士監察御史裏行呂大防合奏曰:“伏見參知政事歐陽修首開邪議,妄引經據。” 

    18分30秒,齊衡:“中書門下竟能做出這等荒唐事,直令朝野驚駭,天下聳動,是政典不赦,人神共棄。” 

    《續資治通鑑》記載:

    是月壬戌,即與侍御史範純仁、太常博士監察御史裏行呂大防合奏曰:“……朝論駭聞,天下失望。政典之所不赦,人神之所共棄。” 

    28分56秒,沈從興:“臣等是奸是邪,陛下自然明白。” 

    《續資治通鑑》記載:

    琦對曰:“臣等忠邪,陛下所知。” 

    29分30秒,大臣韓章:“看來御史們認為難以同老臣同立朝堂了。陛下若認為老臣有罪,請留下御史大人們,若認為老臣無罪,則應用聖旨,責貶御史。” 

    《續資治通鑑》記載:

    歐陽修曰:“御史以為理難並立,若以臣等為有罪,即當留御史;若以臣等為無罪,則取聖旨。” 

    濮議之爭發生的時候,蘇軾、王安石、司馬光、歐陽修已全部入朝為官了。

    《知否》的編劇是個小壞人,把蘇軾、王安石統統從朝堂上刪掉了,就留了一個韓琦、大半個司馬光和半個歐陽修。再加上宋英宗和曹太后。

    五個人唱了一出濮議之爭。

    趙宗全領了宋英宗的戲份。

    真實版的宋英宗原名趙宗實,是仁宗堂兄濮王趙允讓之子。

    因為宋仁宗喪子,景佑二年(1035)立趙宗實為嗣。

    寶元二年(1039),仁宗的第三個兒子豫王趙昕出生,趙宗實出宮回到生父趙允讓身邊。

    慶曆三年(1043年)正月,豫王趙昕又夭。

    嘉佑七年(1062年)八月,趙宗實被立為皇子。

    嘉佑八年(1063年)三月,仁宗逝世,趙宗實繼位為英宗。

    趙宗實曾任嶽州團練使,戲中改為禹州團練史。

    曹太后仍是曹太后。

    據説曹太后性慈儉,重稼穡,常于禁苑中種穀養蠶(種穀這段被轉嫁給了趙宗全)。英宗繼位後,曹太后和英宗間多有不和,致使百官一派追隨太后,一派追隨英宗。但無論如何,曹太后算得北宋傑出的女性,戲中的曹太后心計深沉,看來編劇不太待見曹太后呀。

    領了韓琦戲份的自然是韓章。

    自嘉佑三年(1058)六月開始,韓琦開始了為時十年的宰相生涯。為仁宗立嗣、為英宗收回皇璽、主持"慶曆新政",以及濮議之爭中支持英宗,是名符其實的大相公。韓章文武皆能,宋夏戰爭爆發後,他與范仲淹率軍防禦西夏,在軍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人稱"韓範",在朝執政又與富弼齊名,並稱"富韓" 。

    領了司馬光戲份的是誰呢?是小公爺齊衡!

    不得不説,編劇的眼睛是蠻毒的,以齊衡這直得彎不過來的性子,做諫議大夫最是合適。

    仁宗嘉佑六年(1061),43歲的司馬光知諫院,任職五年期間,前後向皇帝上奏疏170餘份。

    英宗治平三年(1066),48歲的司馬光反對英宗稱生父為”皇考“,自請貶謫。

    神宗熙寧四年(1071),因反對王安石變法,53歲的司馬光退居洛陽15年,絕口不論政事。

    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朝廷召回司馬光主持朝政,司馬光盡廢新法。

    司馬光的倔強和一根筋,為自己贏得了司馬牛的稱號。

    在《知否》濮議這場戲裏領了半個歐陽修戲份的,卻是寧遠侯顧廷燁。

    在濮議之爭中,站在韓琦身邊、和韓琦同進同退,一力支持英宗、並和司馬光有諸多矛盾的人,正是自負不羈、能言善辯的歐陽修。不過顧廷燁當然不能是歐陽修,所以説他只是在這場戲裏領了半個戲份罷了。

    總而言之,濮議之爭,並非單純的禮法之爭。

    司馬光等堅持濮王只能稱皇伯,是希望英宗能與太后不要爭得太難看。

    而韓琦、歐陽修等掌握實權的宰執們,考慮的是如何替英宗爭得最大的話語權。

    顧廷燁早就説得明白:什麼皇考皇伯,都是個由頭罷了。

    他更明白:我不選站哪邊,太后和皇帝也會替我選一邊的。

    世間事往往都是這樣,説來簡單,做來甚難。

    所以,冰雪聰明的盛六姑娘看得再透徹,也擋不住局中人前仆後繼地趟混水啊。

    500年不追劇的我,

    親自追劇,親自截圖,

    評論區一起聊聊不?

    放一個小小的蘋果專用打賞碼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